当前位置:主页 > 电商运营 >

爱心汇聚暖流!青科大刘凯旋自立自强事迹引发全国网友关注

2021-10-04 电商运营

  一审开庭8个多月后,备受社会关注的劳荣枝案终于迎来判决。

  2021年9月9日上午,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劳荣枝故意杀人、抢劫、绑架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被告人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劳荣枝与法子英(已另案判决)系情侣关系。1996年至1999年间,二人共谋并分工,由劳荣枝在娱乐场所从事陪侍服务,物色作案对象,由法子英实施暴力,先后在江西省南昌市、浙江省温州市、江苏省常州市、安徽省合肥市共同实施抢劫、绑架、故意杀人4起。案发后,劳荣枝使用“雪莉”等化名潜逃,并于2019年11月28日被公安人员抓获归案。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劳荣枝伙同他人故意非法剥夺被害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暴力、威胁手段抢劫被害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绑架被害人,其行为已构成绑架罪。劳荣枝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劳荣枝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常州绑架的事实,系坦白。劳荣枝故意杀人致五人死亡;抢劫致一人死亡,抢劫数额巨大,并具有入户抢劫情节;绑架致一人死亡,勒索赎金7万余元,犯罪情节特别恶劣,手段特别残忍,主观恶性极深,人身危险性和社会危害性极大,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虽有坦白情节,但不足以从轻处罚。劳荣枝犯数罪,应依法予以并罚。遂作出上述判决。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劳荣枝当庭表示上诉。

  被告人亲属、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记者及部分群众旁听了宣判。

  

  100秒梳理劳荣枝案

  落网前,劳荣枝去过很多地方。

  二十三年前,22岁的劳荣枝跟着男友法子英先后在南昌、温州、合肥等地犯案,涉嫌杀害七人,其中包括一个三岁的女童。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枪决。劳荣枝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前二十年,她是家里学历最高的人,漂亮的女老师、全家人的骄傲;后面二十年,她被人称为“大哥的女人”、“钓鱼的钩”和“女逃犯”。被抓时,劳荣枝已经是生活在厦门的酒吧女“雪莉”,总是化很浓的妆,很妩媚。

  

  “女魔头”劳荣枝的不归路

  2019年11月28日上午11时许,背负多条人命的嫌犯劳荣枝在厦门东百蔡塘广场被警方带走。

  1996年到1999年,劳荣枝用“仙人跳”的方法,和男友法子英多地流窜作案,先后杀死7人。法子英落网后,目前能追溯到的最早的劳荣枝的踪迹,是她2016年以“雪莉”的化名在厦门出现。

  行凶

  1996年7月29日,在南昌某歌舞厅“坐台”的劳荣枝,将一个有钱的男人带到临时租住的出租屋。法子英拿出刀来,逼迫这个叫熊启义的男人给家里打电话,但熊启义在抓起电话的一瞬间,企图报案,被法子英杀死。两人搜出死者身上的钥匙。法子英到了死者家,抢得20多万现金后,杀死母女俩,又将财物洗劫一空。

  

  1996年,法子英、劳荣枝在南昌租住的小区,并在此杀害了第一个受害者熊启义。

  案发后,警方搜查了两人的住处,发现一张名单,所列都是南昌有头有脸的个体老板。警方推测,均为两人的作案目标。

  据法子英供述,之后,他和劳荣枝又在温州杀死两人。

  1999年6月底,法子英与劳荣枝到了合肥,预谋绑架杀人。7月22日,法子英在白水坝一电焊门市部订制钢筋笼一只。劳荣枝用化名在合肥某歌舞厅“坐台”,物色到绑架对象殷建华。当天上午,劳荣枝打电话诱骗殷建华至其租房处。法子英手持尖刀逼住殷建华,将其手脚捆绑锁进钢筋笼。

  为使殷建华相信其是绑匪,并尽快交出财物,法子英以有木工活要做为名,将木匠陆中明骗至其租房处捆绑后将其杀害。

  在法子英的恐吓下,殷建华写了两张字条给其妻刘某,要刘交钱赎人。7月23日上午10时左右,法子英用铁丝将殷建华勒死。之后,法子英携带自制手枪及字条来到殷家,向刘某索要1万元。刘以筹钱为由让其在家中等待,随后向警方报案。

  警方赶到,将法子英包围。法子英则不时向外射击。于是民警向室内发射一颗催泪弹。当天中午12时10分,法子英受不了熏人的烟雾,持枪向外逃窜,被民警开枪击断右腿擒获,当场缴获左轮手枪1把、子弹4发。

  

  20年后,新京报记者探访合肥案发地,邻居戴先生还记得,当时整个巷子都好臭,便有邻居从二楼翻楼进屋内,发现人死在里面。案发后不久,房东便将该处房产变卖,现在开了个小旅馆。

  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枪决,但劳荣枝潜逃了。

  早年

  劳荣枝的人生,是从九江滨江东路的石油家属院开始的。几十年后,透过整齐、密集的居民楼和大片荒废的厂房,仍能看出当年国营大厂的繁华。

  1974年,劳荣枝出生在这里。她家是典型的石油家庭。严格来说,她的祖籍在江北,父母都是湖北黄梅人。早些年,他们跨江来到九江,父亲在九江石油分公司当工人。如今,只有个别老工人还记得,劳父曾在油库做过门卫的工作。

  劳荣枝长了一双大眼睛,五官清秀。少女时期,她就是石油大院里的明星。邻居们都知道,这个劳家的女儿长得漂亮。

  劳荣枝有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她是家里最受宠的小女儿。劳荣枝的哥哥劳军(化名)记得,上学时,妹妹经常到他家玩,每次都让嫂子做好吃的。

  

  劳荣枝曾经就读的九江师范学校旧址。

  1989年,初中毕业后,劳荣枝考上了九江师范学校。

  劳荣枝的校友、后来的同事小綦告诉新京报记者,当年,劳荣枝的学习成绩很好:“九江的重点高中是九江一中,那时候能考上这个学校的,上大学几乎是稳妥的。而九江师范学校的录取成绩,比九江一中还要高出很多。”

  时隔多年,看到劳荣枝落网时的照片,小綦还是一眼认出了她:“她的长相没变。”

  小綦回忆,当年劳荣枝就读的幼师专业是九江师范学校的重点专业。“报到时,学生们在台上唱跳,表演才艺。幼师班的老师在下面看。”只有面容姣好、性格温柔、有亲和力的学生才能被选入幼师班。劳荣枝因为长相漂亮,身材好,被选入1989级唯一的幼师班。

  1992年,劳荣枝毕业后被分配到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教书。在劳荣枝的同事王强(化名)记忆中,劳荣枝在学校教小学语文,一个月能拿两三百块钱的工资。

  

  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师范学校毕业后,劳荣枝曾在这里任教。

  年轻漂亮、有才华、学校教师……当年,劳荣枝身上的标签是全家人的骄傲,她是家里学历最高的人。

  但劳荣枝在子弟学校只待了一年左右就离开了。小綦只记得她离职很突然,大约是1993年放完暑假开学的时候,劳荣枝没来上班。小綦问了主任,才知道她已经离职了。

  按照法子英后来的交代,劳荣枝离开九江确实是因为他,但他们不是去做生意。而是逃亡。

  

  1999年7月,安徽警方将法子英抓捕归案。

  在法子英落网后的供述中,他和劳荣枝在一次婚礼宴会上相识,当天他用摩托车送劳荣枝回家,此后两人开始交往。

  “你认为劳荣枝看上你的是什么?” 1999年11月25日,《江淮晨报》的记者曾对法子英进行了两个小时的采访。法子英说,自己很有魅力,像个男人的样子,而且也有温柔、细腻的一面,“光能打杀,只是一个武夫。”

  按照当年他对警方的供述,当初离开九江就是因为和人打架。1996年6月,因为生意纠纷,他和六七个人带着土枪、砍刀围殴对方,将对方两人打伤后,带着劳荣枝逃离了九江。

  事情的真伪现已无从验证,但在当地人眼中,法子英只是个“混混”,而作为法子英的女朋友,劳荣枝后来也被戏称为“大哥的女人”。

  劳荣枝落网后,记者联系了法子英的家人。时隔二十年,对于法家的亲属来说,法子英的名字仍是禁忌词,大家急于和他撇清关系。

  隐匿

  厦门警方公布,1999年后,劳荣枝使用多个虚假名字潜逃,流窜于不同城市,靠在酒吧、KTV打零工为生。

  落网前,劳荣枝曾在真爱酒吧、某汽车品牌4S店、东百蔡塘广场手表柜台出没,这三地相距均在6公里左右,连成一个三角形,构成劳荣枝在这里的生活地图,悄然隐藏在厦门市的主城区。

  2016年,劳荣枝在位于厦门市思明区筼(yun)筜(dang)路的真爱酒吧当客服,化名“Sherry”(雪莉),以卖酒为生。在这里,与其说没人知道她的真名,不如说无人关心她的真名。

  

  酒吧的工作人员称,劳荣枝是卖酒的人里唯一给自己起英文名字的人。酒吧常有外国人进出,一个简易的英文名,显然比中文名字更容易被记住。

  小周在该酒吧工作数年,是酒吧里目前唯一和劳荣枝接触比较多的员工。

  “她在的时候,我是服务生,她是客服。”小周解释,服务生给客人端酒,客服则是陪客人喝酒、获得酒水提成,“客人消费1000元,客服大概能赚80元左右提成。但很多时候不止1000元,店里最贵的一瓶酒要2万多。”

  

  劳荣枝此前留影。

  劳荣枝会打扮,看起来只有30多岁,这是酒吧员工对她的印象。小周回忆:“酒吧的客人主要是三四十岁以上的人,Sherry很受他们欢迎。她的业绩很高,一般一个月能拿1万块钱左右,在我们这里算高的……来之前报是谁的朋友,是Sherry的,提成就算在她头上,有时候一晚上好几桌都是她的。”

  

  劳荣枝曾工作过的真爱酒吧。

  通过受访者,新京报记者获取到她的微信,微信名是“Amoy Sherry”,个性签名为“永远都学不会说谎哄你开心的,体重秤,镜子,还有银行卡余额”,被抓前一天,还在发布动态。

  离开真爱酒吧后,劳荣枝曾尝试为某品牌4S店推销汽车。

  新京报记者曾实地探访该4S店,该4S店当时的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回忆,劳荣枝的确来过店里。当劳荣枝落网的消息传来,他后背发凉。

  落网

  2019年开始,劳荣枝在厦门东百蔡塘广场一层的手表专柜做事。警方证实,该专柜系劳荣枝的朋友经营。2019年11月中旬,朋友因外出多日,让劳荣枝到专柜帮忙,直至劳荣枝被抓。

  厦门警方公布的信息显示,11月27日下午,警方通过大数据信息研判发现,疑似劳荣枝的女子出现在厦门东百蔡塘广场一带。11月28日11时许,劳荣枝被抓。到案后,劳荣枝拒不承认真实身份,警方通过DNA比对,快速确认此人正是劳荣枝。

  

  12月3日下午,厦门警方公布劳荣枝被抓及审讯时的视频画面。视频显示,劳荣枝身穿绿色上衣,扎着马尾,站在一家卖手表的柜台内。多名便衣民警站在劳荣枝身旁与其交流,其中一名民警出示了警官证后,劳荣枝跟随民警向商场出口走去,全程未出现争吵、逃跑等行为。审讯时,劳荣枝拒不承认其真实身份。警方通过DNA比对鉴定,最终确认了劳荣枝的身份。

  

  在审讯室内,劳荣枝戴着手铐坐在椅子上,情绪低落,并突然低头,用双手捂着脸部。

  检察机关:其主观恶意极深

  南昌市检察院认为,劳荣枝在庭审中的言论有多处与询问笔录中不一致。在江西南昌案中,劳荣枝的讯问笔录中,曾四次提到“不如一把火烧了这个家”“我没有考虑到后果,我只是想消灭掉指纹”等话语。劳荣枝在庭审时辩称自己平时喜欢关注新闻,纵火的说法是在接受讯问时借鉴杭州保姆案编的。

  检方指控,在安徽合肥案中,劳荣枝将被害人殷某诱骗至租住处,法子英持刀威胁殷某,劳荣枝则用绳子将殷某手脚捆绑。当日中午,为存放尸体,劳荣枝购买了一台旧冰柜放于租住处客厅。随后,劳荣枝看守殷某,法子英外出将正在找活干的木匠陆中明骗至租住处并残忍杀害,展示给殷某,后将陆中明的尸体放入冰柜。劳荣枝同法子英一起将冰柜推至次卧。劳荣枝还在殷某让妻子拿钱的字条上添加“少一分钱我就没命了”、“他的同伙一定会让我死得比刚才那个人还快”等内容。

  劳荣枝辩称自己不记得买冰柜的事实,并称法子英杀害陆中明时,她和殷某在卧室,并不知情,但检察机关出示的相关证人证言对买冰柜情节均有证实。经现场勘查,劳荣枝所在卧室与陆中明被杀害的厨房距离仅3.1米。

  检方还指出,劳荣枝的多项辩解不成立,她一边说法子英逼她做饭洗衣服,一边又说法子英会给她洗衣做饭;一边说自己不用靠抢劫能工作和生活,一边与法子英共同生活三年共同犯罪;一边称自己和法子英心照不宣,一边又说不知道法子英杀人;一边说自己同情弱者,不会捆绑女性,一边又在温州案中说只关心法子英不担心其他两人;一边在作案时积极销毁指纹证据,一边又说自己是被胁迫不屑于犯罪;一边说自己从来不会说谎,一边在四起案件中和逃亡生活中欺骗他人。

  检方认为,劳荣枝受过良好的教育,她没有抵御诱惑,希望通过捷径获得大量财富,劳荣枝伙同法子英实施多起犯罪,致人死亡,后果极其严重、主观恶意极深、社会危害性极大,应予以严惩。

  

  被害人法援律师:她有非凡的表演才能

  合肥案被害人“小木匠”陆中明妻子朱大红表示,劳荣枝案首次开庭时,她见到劳荣枝非常气愤,认为劳荣枝心思极深,劳荣枝在庭上示弱卖惨狡辩是在博同情,“不承认她做的事情,好像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当时十分生气,‘小木匠’是无辜的。”朱大红曾当庭怒问劳荣枝:“你们的良心是肉长的吗?”

  朱大红委托的法援律师刘静洁指出,劳荣枝伙同法子英犯罪导致陆中明死亡,法子英伏法后陆中明的家属未获得一分赔偿。陆中明去世后意味着家中的顶梁柱也倒了,陆家一度陷入绝境。

  刘静洁认为,劳荣枝有强大的意识和非凡的表演才能,以表现柔弱欺骗所有人,劳荣枝在法庭里声泪俱下说自己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但当她养着狗,学钢琴、画画时,未曾想到在贫困中挣扎的朱大红及其家人,“劳荣枝说她这些年过得很苦,我想说,你的苦能和朱大红比吗,朱大红是肉体精神双重煎熬,劳荣枝身负7条人命,你忏悔过吗?”

  劳荣枝案时间线↓

  

  半岛新闻客户端综合整理,素材来源:北京日报、央视新闻、新京报、中新网、封面新闻、澎湃新闻等

  举报/反馈

标签: 法子 九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