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电商运营 >

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关于诺曼底登陆,14个事实真相

2021-10-04 电商运营

  原标题: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关于诺曼底登陆,14个事实真相

  1944年6月6日,盟军在法国的诺曼底进行了诺曼底登陆。诺曼底登陆是世界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之一,并且仍然是二战中最引人注目的故事之一。

  这里整理了一些关于诺曼底登陆令人惊讶的细节,这是纳粹帝国灭亡的开始,也是解放欧洲的起点。

  

  在1944年中期,阿道夫·希特勒的医生用安非他命甚至可卡因等药物来治疗他。因此,希特勒会一直醒到凌晨,然后一直睡到下午。即使是德国最高统帅部中最高级成员,也知道他的这种行为,如果受到打扰,他就会生气。

  希特勒还禁止战场指挥官在没有他特别许可的情况下,调整部队的位置。当诺曼底地区的几位将军想立即部署两个德军装甲师,以尽可能快的速度攻击盟军脆弱的根据地时,他们不得不等到下午晚些时候才能惊动希特勒。到那时,阻止盟军空袭的阴云已经消散,纳粹的增援部队只能在夜间推进,而这大大削弱了德军的反击能力,确保了盟军的成功登陆。

  

  由于登陆日严重依赖天气、潮汐、云层和月光等问题,因此只有特定的几天可以考虑入侵。最初,盟军气象学家将1944年6月5日定为对进攻最有利的日子。然而,汹涌的大海、巨浪和极端的云层本身,就足以让行动失败。6月4日,英国军事气象学家詹姆斯·斯塔格否决了他的幕僚的意见,建议将入侵推迟到6月6日。他相信12个小时的时间天气将会晴朗,使入侵得以继续,并且他确信6月5日是一个极其不佳的日子。其他预报员认为,入侵应该推迟到两周后,那时天气应该会有好转。

  最终的决定将由盟军最高指挥官艾森豪威尔将军作出。他把赌注押在12小时的时限上,希望斯塔格是正确的。虽然6月6日不是完美的,但入侵得以继续。对德国人来说不幸的是,他们的空军首席气象学家,没有获得像斯塔格这样的丰富信息,他的预测是持续的坏天气,并在至少几周内阻止入侵。德国最高统帅部就是在这种观念下行动的,这也是他们在入侵开始时,猝不及防的原因之一。

  

  在成功击退盟军入侵的过程中,陆军元帅埃尔温·隆美尔(Erwin Rommel)可能发挥了重要作用。隆美尔是一名杰出的战术家,因其在北非纳粹战役中的功绩而被称为“沙漠之狐”。隆美尔被重新指派负责监督“大西洋墙”的防御工作,该防御系统是德国用来抵御入侵的。隆美尔在过去的五年里大部分时间,都没有与妻子和儿子在一起,他想短暂地回家庆祝妻子50岁的生日。为此,他甚至跑到巴黎买了一双鞋。

  当他的幕僚基于乐观地错误的天气报告向他保证,盟军不可能在法国海岸的任何地方发动攻击时,他抓住了机会回到了德国。其他的高级军官被命令参加一场军事演习,而这次演习也把他们带离了战场。隆美尔在6月6日清晨接到进攻通知后,迅速赶回前线,并于当晚抵达。那时,盟军已经占领了诺曼底滩头阵地,隆美尔已经无力阻止入侵。

  

  1944年5月,英国情报机构军情五处(MI5)的一名成员,敏锐地在伦敦发行量很大的报纸《每日电讯报》上的一个填字游戏中,发现了“犹他”这个答案。起初,特工们认为这只是巧合,但当他们发现,在计划的诺曼底登陆前的几周和几天内,奥马哈(Omaha)、霸王(Overlord)、Mulberry (Mulberry)和Neptune (Neptune)这几个词都出现在《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的同一个填字游戏中,他们都惊呆了。所有这些名字都是与即将到来的入侵密切相关的秘密词汇。安全部门很快找到了填字游戏的作者伦纳德·达维(Leonard Dawe),他原来是当地私立学校斯特兰德学校(Strand school)的校长。尽管经过了紧张的审讯,达维直到几十年后才透露出原因,并最终确信他不是敌方特工。

  1984年,当时达维的一名学生罗纳德·弗兰奇(Ronald French)写信给报纸解释说,校长会让他的班级给他一些随机的单词,然后他会把这些单词加进他的字谜中。由于这些学生经常参加社交活动,并在他们的社交中接触到军人,他们很自然地学会了这些士兵经常使用的一些词汇。弗兰奇认为在字谜中加入这些单词会很聪明,于是把它们送给了不知情的校长。据推测,在审问后,达维与弗兰奇对质,弗兰奇承认了他的所作所为。不幸的是,当弗兰奇与《每日电讯报》联系时,达维早已不在人世,许多人仍对诺曼底登陆日字谜游戏中惊人巧合的解释,持怀疑态度。

  

  罗斯福总统的儿子小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 Jr.)最初被告知,由于心脏病和关节炎,他将不能参加真正的诺曼底登陆。因此罗斯福只带着一把手枪和一根手杖,坚持带领第一波部队在犹他州海滩上岸,他也是唯一一个这样做的将军。在距离预定地点一英里的地方着陆后,罗斯福亲自勘察了海滩后面的区域,然后临时决定了一条内陆路线。

  而在那天剩下的时间,他将留在海滩上,指挥随后一波又一波的部队,前往他们临时搭建的地点。罗斯福对发生在他附近的爆炸声置若罔闻,这对持续上岸的士兵起到镇定的作用。当被问及他职业生涯中最英勇的行为时,奥马尔·布拉德利将军回答说:“小西奥多·罗斯福在犹他海滩。”在诺曼底登陆后一个月,小泰德·罗斯福死于心脏病发作,被追授荣誉勋章,安葬在诺曼底滩头附近的美国公墓。

  

  诺曼底登陆日的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是,两名美国医务人员为盟军和德军士兵提供援助,这些士兵被带进了他们狭小的教堂避难所。罗伯特·莱特和肯尼斯·摩尔在诺曼底登陆初期空降到德军后方。他们和其他伞兵在犹他海滩附近登陆,目标是法国一个小镇平原附近的一个路口。莱特和摩尔选择了附近一个乡村教堂来建立他们的医疗救护站。三天来,他们照顾了许多在教堂周围激烈战斗中受伤的人,包括法国平民,甚至还有德国人。德军的装甲反击,最终将美军赶出了安戈沃尔平原,但医护人员决定留下来,继续照顾依靠他们的许多士兵。有好几次,德国党卫军人员愤怒地进入教堂,意图抓住里面受伤的美国人,但当遇到莱特和摩尔也在照顾严重受伤的德国士兵时,他们离开了。最后,一幅红十字会的横幅被放置在大楼前,向双方表明,临时医院不应被干涉。尽管如此,莱特和摩尔还是有很多焦虑,包括一枚未爆炸的迫击炮弹落在教堂中心。其中一名医务人员迅速捡起了炮弹,跑到外面,把它扔到田野里,尽管炮弹随时可能发生爆炸。

  战争进行到一半时,躲在教堂尖塔里的两名德军狙击手意识到,他们在教堂里向外开火,于是向惊讶不已的莱特和摩尔投降。6月8日,德军被驱逐出该地区,医务人员在此期间挽救了80多条生命。最终,损坏的彩色玻璃窗,被替换为纪念101空降师和医护人员的纪念碑。教堂的长椅上仍然血迹斑斑,迫击炮弹落在开裂的地面上仍然清晰可见。肯尼斯·摩尔和罗伯特·莱特都被授予银星奖。莱特去世后,安戈沃尔平原镇的居民尊重莱特的要求,将他安葬在教堂的墓地里。

  

  在诺曼底登陆日的任务中,最艰难的任务之一,就是摧毁位于特设角上的德国155毫米炮。美国空降突击队员的任务是爬上悬崖边近100英尺的地方,进入一个由戒备森严的掩体和碉堡组成的军事设施,而这对海滩上的士兵和海上的船只,都是一个威胁。只有一半指定的游骑兵攻击部队,到达了悬崖底部。由于时间过晚且组织混乱,他们无法给第二组发送信号,第二组随后被转移到奥马哈海滩。尽管损失了大量的人力,游骑兵还是在盟军驱逐舰的炮火掩护下,开始向海堤进发的过程。游骑兵们迅速到达山顶,制服并击退防御,并震惊地发现,这些炮台里只有电话线杆,而这些电线杆是用来愚弄盟军的侦察的。

  幸运的是,轮胎的痕迹通向新的德军炮兵阵地,突击队员很快用手榴弹摧毁了155毫米口径的大炮。上午9点,他们发出信号,表示已经到达目标,这是第一个成功完成任务的盟军部队。不幸的是,德军在接下来的两天里进行了猛烈的反攻,突击队员们被德军断开了与盟军的通道,并且无法获得补给,被德军困在了悬崖上。唯一的增援部队是三名美国伞兵,他们通过德军防线到达了游骑兵的位置。游骑兵将坚守阵地直到6月8日早晨,逐步的将德军从附近赶走。不过最初爬上悬崖的游骑兵中,有三分之二的人不是被俘,就是受伤,或者被杀害了。

  

  整个1944年,隆美尔将军和其他德国参谋人员之间,进行了一场斗争。隆美尔坚信应该阻止盟军在法国海岸的任何地方登陆和建立滩头阵地。另一些军官则认为,部队应该作为后备部队,迅速冲进去进行反击,消灭任何入侵。尽管隆美尔的具体计划是第352步兵师将其5火炮和10步兵营进驻附近的奥马哈滩头阵地。不过隆美尔的下属忽略了这些命令,只把两个步兵和炮兵营进驻。

  

  随后的关于登陆日的电影和戏剧,往往在描述登陆日入侵的范围上受到限制。像《拯救大兵瑞恩》这样的电影,主要关注的是一小片海滩,以及参与战争的一小部分人。但诺曼底登陆日的攻击包括近7.5万名步兵、伞兵和支援人员,他们将在五个由盟军指定的独立海滩上或后面登陆。这些指定地点代号为“朱诺”、“剑”、“黄金”、“奥马哈”和“犹他”。海滩包括一块绵延50多英里的区域。

  

  1944年4月28日,也就是诺曼底登陆日的五周前,一组盟军舰艇和水陆两栖车辆,在英吉利海峡缓慢移动,为参加“老虎演习”做准备。“老虎演习”是水陆两栖作战的演练,将构成计划中的诺曼底登陆战的很大一部分。当大量增加的无线电通讯,向附近的德国海军提供了重大事件发生的消息时,纳粹的鱼雷巡逻艇被派往该地区,并造成了致命的后果。他们开始用鱼雷攻击挤满美国士兵的两栖登陆艇,迫使士兵弃船逃生,其中许多人的救生衣使用不当,几乎导致他们溺水。最终共有749名参与者在这次演习中丧生,这是二战中最昂贵的训练演习。不过这场灾难被军队掩盖,以尽量减少士气的损失,并避免进一步提示德国人即将到来的入侵。此外,艾森豪威尔(Dwight D. Eisenhower)和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都非常关注这次的失败,以至于他们对诺曼底登陆日本身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艾森豪威尔只访问过美国公墓和诺曼底登陆战场几次。这不是漠不关心的结果,相反,当艾森豪威尔公开谈论他派往诺曼底的将士们的牺牲和勇气,以及那些再也没有回来的英雄们时,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与后来的几任总统不同的是,艾森豪威尔也不希望被认为是以牺牲那些在战斗中无私牺牲的普通士兵为代价,来炫耀自己。在他的总统任期结束后,艾森豪威尔高调地回到了诺曼底登陆战场和位于滨海科勒维尔的美国公墓,以纪念入侵20周年。

  

  诺曼底登陆是酝酿战争恐怖,和盟军和纳粹军队犯下的残酷战争罪行的完美风暴。许多部署在诺曼底的德军部队,都是久经沙场的武装党卫军,在东线作战经验丰富。在东线,战俘和平民都被例行地、有条不紊地处决。1942年,加拿大突击队员在迪耶普(Dieppe)发动突袭,但以失败告终。在那次突袭中,加拿大战俘后来被德国俘虏杀害。

  在诺曼底登陆的头两天里,大约有200名加拿大战俘被处决,他们被肢解的尸体通常会被集体回收,这让人们对他们的死因毫无疑问,并激怒盟军,使暴力持续下去。以残忍而臭名昭著的党卫军很少被发现有被俘,经常在“试图逃跑时”被击毙。德国狙击手会特别瞄准了佩戴红十字臂章的士兵,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会帮助已经受伤的士兵。而这些只是导致诺曼底登陆日双方近50万士兵丧生,冷漠态度的一部分。

  

  尽管取得了初步的成功,但诺曼底登陆并没有迅速的巩固和席卷法国战场。盟军在诺曼底半岛的沼泽地里,故意把那里淹没。诺曼底农民用来与农田接壤的传统高大树篱,也被证明是德军防御者的绝佳制高点,也是盟军坦克的障碍。城市地点也必须逐家逐户地占领和消除危险。面对盟军的许多敌军部队都是党卫军,他们是德国军队中最狂热的一部分。直到8月中旬,盟军才开始击溃顽强的抵抗,迫使德军撤退到塞纳河后。几个月后,盟军重新占领了法国大部分地区,并准备进入德国境内。

  

  6月6日,加拿大人詹姆斯·杜汉作为加拿大步兵第三师的一员登陆朱诺海滩。杜汉在最初的袭击中幸存下来,但在夜幕降临后,他被另一名加拿大哨兵意外地射了六枪。幸运的是,其中一颗子弹击中了烟盒,阻止了子弹进入他的胸部,但另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手,迫使他的一根手指被截肢。剩下的四颗射到了他的腿上。

  战后,杜汉在表演和广播节目中使用了他独特的声音,并最终成为加拿大和美国电视上的角色演员。他最终获得了电视剧《星际迷航》(Star Trek)中的蒙哥马利·斯科特(Montgomery“Scotty”Scott)一角,他的多样化口音让他脱颖而出,也给这个角色带来了深度演绎。在录像时,他总是把失去的手指藏起来,而大多数观众都不知道这个人的英雄背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标签: 登陆 盟军 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