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洞察 >

西洋文化进入中国时,国人发生过哪些趣事?

2021-10-04 热点洞察

  当然是洋妹啦!

  西方妇女的服饰,言行和社会地位,都让大清国民惊异不已。

  在这里,推荐一篇沉底的专栏文章

  最早时,大清以“华夷不容”,只允许来自西方的男性商人登陆做生意,妻子和女眷一律不得上岸。

  …… 为了防止再次发生此类事件,清廷明确规定:“嗣后有夷船到澳,先令委员查明有无妇女在船,有则立将妇女先行就澳寓居,方准船只入口;若藏匿不遵,即报明押令该夷船另往他处贸易,不许进口。”

  但彼时漂洋过海来到中国,要在海上航行大半年,不携带家人女眷甚不合理,而到港后只能把她们窝在船舱里,不让上岸呼吸一点大清威严的空气,洋人不高兴了,于是有了人强行把女眷带上岸

  1830年10月4日,盼师携夫人和葡萄牙婢女,光天化日之下,大摇大摆地坐着轿子进入商馆 …… 两广总督李鸿宾勒令“番妇”、“夷婢”(即上述两位外国女性)退回澳门,不得在广州停留。然而,不仅盼师拒绝执行命令,而且英国商人也纷纷提出抗议…… 反复叮嘱“切莫开启衅端”的原因所在。所以,李鸿宾所谓出兵驱逐,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后来,行商伍受昌出面调停,以盼师身体有恙需要人照顾为名,让两位女性暂留广州,待病好后再行离去

  鸦片战争后,大清国门终还是被打开,洋妇可以光明正大的踏上大清的土地,

  于是吃枣国人民被各种“震惊”了,今天我们看来非常正常的场面,在清人看来无法接受,即使对西方持开明态度的官员和文人,也对西方妇女受到尊重和礼让的社会现象也纷纷表示惊诧和不满。

  夷服太觉不类……妇女头发或分梳两道,或三道,皆无高髻。衣则上而露胸,下而重裙 ……

  男与女面相向,互为携持。男以一手搂女腰,女以一手握男膊……女子袒露,男则衣襟整齐……殊不雅观也

  19世纪末的欧洲,争取工作和投票方面平等地位,轰轰烈烈的女权运动展开了,这在大清国官员眼中简直是大逆不道,

  “男子在道,遇见妇女则让之先行。宴会诸礼,皆女先于男。妇人有外遇,虽公侯之夫人,往往舍弃其故夫,而再蘸不以为异。夫有外遇,其妻可鸣官究治,正与古者扶阳抑阴之义相反。女子未嫁,每多男友,甚或生子不以为嫌。所以女子颇多终身不嫁者,恶其受夫之拘束也。”他(洋务派官员 薛福成 )还对当时西方涌起的女权运动表示极力反对,认为:“妇女独立,则人不愿生子,而人类将绝,岂不大可畏哉。”

  特别是发现大清国战场上打不过的英夷军官们,在家里竟然是妻管炎患者,是为痛心疾首的痛斥英夷“阴阳颠倒,有违伦常”。

  …… 英夷重女轻男,夫制于妇,是俯顺其情,即以暗柔其性,似更不必遇事防闲 …… 婚配皆男女自择,不避同姓,真夷俗也…… 家事皆妻倡夫随,坐位皆妻上夫下,出外赴宴亦然。平时,夫事其妻如中国孝子之事父母,否则众訾之 …… 妻贵于夫,三纲沦矣 …… 妻可置妾控夫,尤为可笑 …… 西人不识阴阳,其立教遂不别男女,然言天既有阳而无阴,何以立教反抑男而尊女?违天而行,不亦颠倒剌谬之甚耶……女制男,阴抑阳,事事倒置 …… 女年二十有一,便纵其任意择夫,尽有屡择方配之人,不以先奸后娶为耻。青年碧玉,到处求雄;皓首孤孀,尽堪招偶,一至于斯 …… 黄懋材游历上海时,对于“番妇性骄侈,为夫者一听其意指气使,不敢稍怠”的现象十分不理解

  可进步终究是进步,洋妇的正面形象在清人眼中开始萌发,不少文人赞叹“夷妇”独立有学识,进取为先,巾帼不令须眉。

  女子与男子同,幼而习诵,凡书画、历算、 象纬、舆图、山经、海志,靡不切究穷研,得其精理,中土须眉有愧此裙钗者多矣 ……

  泰西女学与男丁并重,人生八岁,无分男女,皆须入塾,训以读书、识字、算数等等,塾规与男塾略同 …… 举止大方,无闺阁态,有须眉气 …… 心甚敬之,又且爱之 。

  ……女子立身端正,心地光明,有独立之精神,无服从之性质,为国舍身,为民流血,其遗迹见于历史者,不可胜数 。

  欧美诸国,女学校林立于都会,女学生络绎于道途,及其卒业,或为美术家,或为哲学家,或为文豪家,或为悲剧家,或参预夫政治,或从事于侦探,或投身看护妇……

  逐渐促成了清末民初,最早一波的的妇女解放思想。

  然,彼时的中国,处处落于西方之下,在全民性的自卑下,对西方女性正常的敬仰,慢慢被用于对普遍国民性的贬斥,感慨今日中国之落后,男子之所学所识,不如西夷妇人

  旷观欧美文明各国,男女同等,如结婚也,选举也,莫不力争平权,诚以处二十世纪新鲜空气中,不自由毋宁死也。泰西之女士,如维多 利亚之英明,罗兰夫人之豪侠,其伟绩丰功,啧啧人口 ……

  寻常女子六岁未有不入学,十五岁而未有不毕业于高等者。且其普通社会,女子不通英、法、德何国之语言文字,则谓之无教育之民。今吾中国民其自思,以男子而能通无论何国之语文者,几何人哉??日人某,数年前游学德国,以民家为居停。居停之老妪暇时与之谈,则能知德国与日本海岸线之长短与比例,如数家珍。今吾国民其又自思,以老师宿儒能知本国海岸线之长短者,几何人哉?

  但有识之士,如梁启超,意识到对西方的过度崇拜,掩盖了其社会中的阶级性问题。那些与清朝文武大臣有所交往的西方妇女,恐怕也是来自西方社会对等的小部分精英群体,不能代表所有女性的社会和财富地位,妇女解放不论在中国还是在西方都是任重道远,不可因一两家的小姐做到了通识古今,遍可宣布妇女运动已经大功告成。

  美国号称尊女权,然亦表面上一佳话耳,实则纽约之妇女,其尊 严娇贵者固十之一,其穷苦下贱者乃十之九。娇贵者远非中国千金闺秀之 所得雍,下贱者亦视中国之小家碧玉寒苦倍蓰焉。以文明之地,结婚既难,而女性复多于男性数倍,故怨旷之声,洋洋盈耳,以华人之业贱工者,而中下等之西女,犹争愿嫁之,则其情形略可想矣

  最后,纪念女权解放运动之百年

  

  让我们时刻牢记,妇女能顶(打)半边天

  

上一篇:说说吴伯箫之“箫”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