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广告运营 >

借夜宴逃避现实政治

2021-10-04 广告运营

  

  南唐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韩熙载夜宴图》,传为南唐顾闳中所画。它绝对是我国最著名的人物画长卷,堪称国宝级,在国际上也享有很高的声誉。

  《韩熙载夜宴图》,顾名思义,是描绘南唐名士韩熙载一次夜宴的场景。至于为什么要描绘韩熙载的“夜生活”,则涉及到当时南唐的政治斗争。

  一

  南唐,唐末群雄割据成了的一个江南朝廷,拥有今苏北、江西等地。境域在南方各国中比较大,实力也比较雄厚。经过先主李昇的开拓,中主李璟的经营,国力蒸蒸日上。

  但到了后主李煜的手中,南唐基业渐渐败没了。李煜本来没有希望继承帝位。但是太子因为担心李璟传位给自己的叔父而毒死了他,李璟废黜了太子。李煜阴差阳错地成了太子,最后继承了南唐国主之位。

  

  李煜是词章才子,写词是他的擅长,随便一句就可以流芳千古。比如这首脍炙人口的《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但治国非其所长,以致在他的治理下,南唐逐渐没落了。而当时的北方周世宗雄心勃勃,梦想在他手中统一中国,攻略了南唐淮南四州,南唐疆土大蹙。继承者宋太祖更是执意要伐灭南唐,曾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南唐的命运可想而知。

  南唐的政治斗争十分激烈。韩熙载是北方贵族,唐朝末年登进士第,其父因事被后唐皇帝所诛,逃奔南唐。因为韩熙载有才,很受李璟宠幸,在南唐官至中书侍郎。作为先朝宠臣,李煜很想重用他,但听说韩熙载纵酒荒淫,自己身为国主又不可以亲自观察韩熙载是如何荒淫的,于是李煜想了个办法,就是派人把他韩熙载宴会时荒淫的场景描摹下来。命令宫中画师顾闳中做“奸细”,夜晚到韩熙载的家中,偷偷观察韩熙载的“荒淫”表现,记在心里,然后回来把它画上,呈给李煜。

  李煜看到画面中的情景,勃然大怒。但韩熙载是当时的大臣,李煜不想直指其过,于是派人把这幅画给他看。韩熙载看过画之后,竟毫不愧疚,晏然自得。

  有一种说法,韩熙载之所以挟妓酗酒,荒淫放纵,是为了自污。是因为韩熙载看到南唐政治日替,江河日下,“耻为之相,故以声色晦之”。韩熙载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南唐后主真以为韩熙载不可挽救,而弃用了他。

  但因为南唐政治上的勾心斗角,在无意间却成就了一副千古名画。

  二

  《韩熙载夜宴图》以刻画细微,从细节中透露人物的微妙感情而著称。当代美术学者李松将画面的五段分别定名为听乐、观舞、休息、清吹、送别,由于非常符合画卷的设定,被普遍采纳。我们来仔细分析一下。

  

  1,听乐

  

  画面中高朋满座、宾客济济,都聚精会神地在听一名伎女端坐弹琵琶。画面人物众多,神态各异,但几乎都把目光聚集在弹琵琶者身上,仿佛能够听到从画中传来的琵琶弦声。画面空间很大。

  

  注意此画中的韩熙载。韩熙载端坐床上,头戴高进,左手垂搭在膝上,表现了听乐时的慵懒。床的一端坐着一位身穿绛衣的宾客,神态放肆。韩熙载的表情表现了韩熙载若有所得的凝思。

  2,观舞

  

  这是画卷的第二部分:观舞。这部分也以一位跳舞的伎者为中心,众人也都以目光投射到这位伎者身上,也给画面留下了相当大的空间。由听乐而舞蹈,画面逐渐进入高潮。韩熙载兴致勃勃,亲自挽袖,双手执着棒槌击鼓。韩熙载右手一人拍掌想和,左手一人拱手侍立。

  

  注意韩熙载与舞伎的交流,韩熙载微笑看着舞伎,而舞伎双袖舒展的同时,也在微笑地看着韩熙载,十分传神。这部分表现了韩熙载高兴的心情。

  三、休息

  

  这一部分是歌舞既尽之后,韩熙载中途休息的场景。画面从高潮走到低谷,从扬转到抑。这部分中韩熙载又坐到床上,侧身,正在侍女捧的盆中盥手。画面除韩熙载外,全是女性,同韩熙载环坐在床上的有四位,地上有三位,两个侍女,一个伎者抱持琵琶。注意,画的角落又一次出现了被褥。其实,这幅画面也是以抱持琵琶的伎女为中心的,韩熙载的眼神落在抱持琵琶的伎女身上,最靠近韩熙载的妇女也随着韩熙载的目光在注视着抱持琵琶的伎女,而床上其余三个妇女则在旁边另做交谈,但注意,最靠近韩熙载的那个妇女的眼神散光,也是射向抱持琵琶的伎女的。

  

  这时的韩熙载盥手,眼睛看着抱持琵琶的伎女,表现着非常轻松。

  四、清吹

  

  这部分描绘了韩熙载欣赏笙笛的场景。这时画面又转入一个小高潮,从抑转向扬。韩熙载趺坐交椅之上,解开衣襟,袒胸露乳,右手竖着一把扇子,左手搭在膝上,正在看着对面的伎人。韩熙载的对面坐着一个男伎,手执拍板。旁侧坐着一列女妓,正在吹笛吹箫。其中最靠近的女妓横吹着笛,正在看着韩熙载。第二位女妓吹箫,看着男伎。第三个女妓吹笛,看着韩熙载。最后两个女妓相视,最后一位又用余光看着韩熙载。韩熙载的最前面,一位女性正在望着韩熙载。

  

  这幅画面中的韩熙载,正摇着纨扇,弯着头,听着笙笛演奏。韩熙载分开衣襟,袒胸露乳,十分散诞,听着笛声,若有所思。

  五、散会

  

  这是整个《韩熙载夜宴图》的最后一幅画卷,描绘了歌舞阑珊之后,韩熙载送别友人的场景。从此,画面又从高潮转向了低潮,从扬走向了抑。整个画卷仿佛律诗一样,符合平仄的格调。画面除韩熙载一人独立之外,共分布了三簇人。最右边的一男一女,男子双手合包,女子隔着屏风正在偷觑男子。中间一个男子坐在椅上,面前贴身站立着一个妓女,右手搭在男子肩上,男子右手握着妓女的左手。后面一位妓女双手搭在男子坐的椅子上,含情脉脉,仿佛正在诉说柔情。最左边一个男子左手搂抱着一个妓女,妓女左手的衣袖掩着下颔,正在走向何处。

  

  这幅画韩熙载一人独立在画面中,右手垂下,依然握着棒槌,左手竖在胸前,做送别之状。注意这时候的韩熙载眼神迷茫地看着前方,略显悲哀之态。韩熙载知道南唐政治日非,不可挽救,故生出悲哀之心。韩熙载虽处在醇酒美妇之中,故作放诞,但其实他的内心是悲哀的、是流着泪的。

  举报/反馈

标签: 画面 正在 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