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SEO指南 >

上海滩老朊死不光

2021-10-04 SEO指南

  最近我在追新一季的《脱口秀大会》,不惜充会员。

  其中有一期,呼兰讲到了直播带货。并问,怎么卖货的和买货的都觉得自家赢了呢。那输家是谁?据说是那晚没看直播的人们。

  这个段子之所以好笑,是因为也不知道怎么了,现在这种双赢的事情好多好多。

  比如提出996的老板和认为它是福报的员工,卖房者和买房者,散户和大户,傻子和骗子等等,简直多到你怀疑人生。

  也许,现在大家都学会了乐观处世,笑对人生。而且深明大义,那就是:要当人生赢家,怎么做不重要,怎么想才重要。

  只要你自己心里觉得赢了,那就是赢了。

  我又要讲那句老上海话,一泡尿拆在自家裤裆里,尽管别人一点也不觉得你有什么两样,但你自己觉得热动动的,好温暖,自己被自己感动了。

  我不禁想起了三十年前的上海滩。

  那正是“十亿人民九亿搓”的黄金时代,小小的麻将牌大行其道。

  像这样的热天,家家窗户大开。夜里下班回来,脚一踏进弄堂,四面八方就传来了撸麻将牌的声音。此起彼伏,连树上的“牙无子”叫也听不见了。

  顶顶好白相,第二天大清老早,大家乘公共汽车上班去,一路上还要大谈昨日夜里的麻将经。

  这个讲,昨日夜里喏,我一副筒子清一色,侬晓得我听啥?讲畀侬听,从一筒听到九筒,是筒子只只冲。我还覅伊拉冲唻。这种牌么,自摸呀!结果齐巧摸着一只花,跑到杠头上去,抓一只,手一捻,肯定是烂麻皮(九筒)!来来来,三家会钞。

  那个讲,我一上来做万子,结果下家也做万子,我打不下去了。只好调头做碰碰和。五万七万统统帮下家碰断忒。风向不好留,早点出送。勒末一摊碰下来,手里听一只小鸟。乃我大吊车来。我就要这只小鸟,其他牌抓来就河浜里一厾头。侬覅讲,还不出冲。最后,果然,第四只小鸟停在杠头上。这副牌按老式麻将算,不晓得翻几花翻了呢。

  讲的人唾沫乱飞,旁边还有人帮腔呢,赛过唱滑稽打下手,嗯啊哎,后来呢,还垫得来得个在点子上呢,比现在的rapper还要准。

  我一点也不瞎讲,那几年,几乎每天乘车子都会碰到,有辰光一部车子碰着两摊,前门一摊,后门一摊。挤得不得了也不搭界,坐过站也在所不惜。

  何必隐瞒,我当年也欢喜搓麻将的,也乘公共汽车上下班。

  要么我这个人真的是运道不好,或者要么只有我这个人运道不好?

  反正我搓麻将输多赢少,用当年的言话来讲就是,赢赢葱姜铜钿,输输大煠蟹钞票。

  难般也和大牌,也和好牌。不过从来没过清一色一条龙还听九张、第四股头小鸟停在杠头上还开花、字一色还要碰碰和。

  这也就算了,总归是我自家手气臭兼水平臭。

  问题是,公共汽车上看上去人人昨日夜里都赢麻将,伊拉赢了啥人的钞票呢?都赢我的,我也没吤霉扫星吧。

  按呼兰的逻辑,就是那些夜里也打麻将早上也乘公共汽车而没开口的人输了吧。

  我一直比较好问。做学生子时就这样。

  再讲,不问,真的要肚肠梗痒的呢。

  所以,我就去请教弄堂里见多识广的老先生。

  老先生,真高人也。微微一笑,讲,输么总归有人输的啰。嘴巴老呀,这就叫做“上海滩老朊死不光”,懂了否啊。

  后来麻将不大行了。行炒股了。

  直到今朝日脚,还是可以到处听到散户爷叔到处讲,伊眼火哪能准,哪能捉牢机会,大盘跌,伊照样赚得着钞票。

  假使中着新股,那是要讲半个月了。

  有一趟,我到医院去看望一位朋友。邻床一位爷叔,吊瓶还打着呢,就给来看望他的亲友上MBA级别的课,革命家史,丰功伟绩。声浪之高,我与朋友之间讲话也听不清爽了。

  我朋友讲,一开始他拉着我讲,我讲我从来不炒股,他才没缠牢我。

  我虽然也不炒股,我毕竟还是上海滩上做电视评股节目的第一人,1992年就开出专栏《金融漫谈》,主持人是老左。

  其中的道理还是晓得的。

  不过,我又像搓麻将一样弄不明白了。听上去人人都是炒股高手,都赚着真金白银了,那么输钞票的又是啥人呢?

  莫非那么多金融界大佬的塌房,都是被散户联合起来弄破产的?

  只要韭菜坚持到底,真的还能割得镰刀也变钝变锈变软?

  我又摒不牢,去问一位民国时就学财经的老先生。想不到老先生也是这句话:老只嘴巴呀!唉,上海滩老朊死不光。

  上海滩真的老朊死不光。

  一位普通的下岗爷叔,在机场或商场碰着明星了,从来不会志乱情迷。

  讲起话来一个比一个冷静,惜字如金:“哦,侬就是啥人呀,侬的戏演得还可以。”“哦,侬的文章啊,不错不错”。

  要当心,你也不能对他太热情。否则,伊马上开始真的帮侬上表演课、写作课。半个钟头刹不牢车。

  这还算是好的呢。

  看体育比赛,人家许昕失去重心,把那球救回来了。他怎么说?

  “哦哟,看不出嘛,这只球侬也救得出。”听上去,好像伊自家救出过一百趟一样。

  这两天,已经九月底了,天还是那么热,木樨蒸么,也不是这个蒸法的呀。断命的温度就是不肯下来。

  阿拉上海老爷叔又要发条头了,这趟是发给老天爷的。

  哪能啊,侬也没办法了吧。哎,台风,台风侬还有否啦,弄两只出来白相相呀。

  唉,上海滩老朊死不光。

  不过,请覅忘记另外一句老上海话,叫:泰山倒来,人朊榰不住。

  也要看看形势的呢。

  我的新书《上海话的腔与调》已可网购。当当、京东上都有。

  我的新书《上海话的腔与调》还可以在大隐书局旗下的几家书店里买到。她们是:

  大隐书局武康路店:淮海中路1834-1号;

  大隐书局豫园店:豫园老街17号底层17B;

  大隐精舍:重庆南路308号;

  海派书房:小木桥路355-357号。

  有需要的可自行前往购买。那里,也可以买到我的其他书。

  另外,上海文化出版社的“有赞微商城”也已开通网购。

  在那里,除了可以买到今年新出的《上海话的腔与调》,还可以买到《上海有声色》、《上海名堂经》和《上海有嚼头》。

  如需预订签名本,也可以加下面的二维码先入群,把要求告诉群主,并听从群主的安排。

  我还写过:

  淮海路三角花园的那个街口

  “老克勒”,只是个传说

  上海人家早饭鄙视链指南

  老上海热天价的16种正确打开方式

  南昌路萝邨3号的传奇故事:100年与100天

  “三包一尖”曾断丧在那年夏末的上海街头

  美国赤佬的皱皮疙瘩

  应读者要求,将我曾经写过的所谓“十万加”罗列如下:

  梦回淮海路那个最后的街角

  说说上海人的“腔”和“调”

  上海人的做人窍坎:“九个要”与“一个覅”

  老底子哪能“摆桌头”

  “沪普”故事:老清早外婆很忙

  上海话形容面孔难看的44种讲法

  廿六号,买米去

  “淮国旧”里“领市面”

  三人三家三碗三虾面历险记

  上海弄堂童谣小全

  “上只角”,“上”在哪里?

  更多在这里发表过的文章都已收到下面的各种集子里了。

  这些书,上述大隐书局的四家店也都有售。

  若用手机打赏,请长按左下。关注本公众号,请长按右下。

上一篇:男子被同一女子打劫两次,你怎么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