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c="">src="">来源:郑州晚报学习没超过第一名,又被爸妈知道自己花了七八百元压岁钱要强、敏感、内向、很听话初二女生上学途中跑了昨晚,晚报记者和她的爸妈在雪中找了两个" />
当前位置:主页 > SEO指南 >

女孩因成绩退步遭责骂后出走 父母沿街寻找(图)

2021-10-05 SEO指南

  

  src="/uploads/allimg/211002/1621231629-0.jpg">

  

  src="/uploads/allimg/211002/1621235339-1.jpg">

  

  src="/uploads/allimg/211002/1621232153-2.jpg">

  来源:郑州晚报

  学习没超过第一名,又被爸妈知道自己花了七八百元压岁钱

  要强、敏感、内向、很听话

  初二女生上学途中跑了

  昨晚,晚报记者和她的爸妈在雪中找了两个多小时妈妈担心:“这么冷,她没穿毛裤”

  爸爸:“不管她做了什么,我们都接受,都会原谅,早点回家吧”

  昨天9点25分,周女士说:我的女儿今年14岁,前几天说了孩子几句,她一直情绪不好。星期天下午,孩子爸送她去学校,可是到文劳路信息学院路口孩子就不见了,希望晚报帮忙寻找。晚报记者

  张璇 文/图

  夫妻俩趴在窗户上朝里看,最后还是失望地离开。

  “再找找吧,说不定在哪个小旅馆……”

  欢欢你在哪儿

  快回家吧

  欢欢,娃娃头,身高约1.56米,穿着黑色带横花的棉袄,背着一个红色耐克的双肩包,白色运动鞋。

  出去找了一天,电话打到没电

  接到报料后,我立即联系周女士,可是周女士的手机一直无法接通。

  昨天下午4点多,电话终于打通了,里面的声音非常嘈杂,有汽车的声音,像是在马路上。

  “我怎么可能关机呢,现在情况这么紧急。”周女士说,她一边到处去找女儿欢欢,还一边和家人、朋友联络,电话打到没电。

  “昨天去学校的时候就丢了,到现在也没找到,家人急死了。”周女士的语速很急促。

  上周五已经离开过家一次

  随后,我们来到欢欢的家。

  一进门,看到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正趴在桌子上做作业。“来这边吧。”欢欢的爸爸张先生让我们坐在书房说话。“没让她弟弟知道……”周女士小声说,姐弟俩平时感情不错。

  “我真是想不到她怎么突然就跑了。”张先生说话比较慢,但可以听得出他很焦急。

  张先生说,前几天整理东西时,发现给欢欢存的1000多元的压岁钱在去年12月份时被她自己取出来了。由于欢欢在学校寄宿,上周五晚上,欢欢回来的时候,他和欢欢妈妈就询问钱的去向。

  “我们也没怎么说她,只是有点生气的口吻,让她列个单子,看看钱都花在什么地方了。”张先生说,欢欢可能以为父母要打她或者责怪她,当晚就背着书包出去了,他们到处找,还给老师、同学打电话询问。

  当晚,欢欢用公用电话打回家,说“你们不用来找我,也找不到我”之类的话。

  张先生回拨发现是火车站的电话,立刻和家人过去找女儿,最后在火车站附近的肯德基里找到欢欢,她正在吃东西。“当时她书包里装的都是方便面之类的东西,都是吃的。”

  MP3有3个了,又买了个MP5

  回家后,欢欢给父母列了张单子,单子上写着:零食、书等物品,还有一个MP5,399元,一共花了七八百元。

  “其实她已经有3个MP3了,在家也没提过什么过分的要求。”张先生有点想不通,孩子平时在校都要求穿校服,也不能带手机,而且他每周给欢欢10元零用钱,平时她不怎么乱花钱,学校老师也说不要给孩子太多零用钱,因为饭卡是充好的,需要交资料费等都能收到学校短信,所以用钱的地方很少,顶多就是买个零食。

  “哦,对了……”张先生指了指柜子上放的一件深色运动服,“那是她自己买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买的,反正比较早了,可能是自己攒下的钱。”

  爸爸要送她去学校,她却跑了

  张先生说,这两天欢欢情绪一直不太好,星期天下午是返校的日子,因为学校离得不远,所以一般都是欢欢自己回去。因为这次的事儿,他不放心,所以决定送女儿去学校。

  当天下午,张先生还在卫生间,欢欢就已经背好书包准备出门了。“她在门口打了个招呼,说是自己先走了,还不让送。”

  张先生急忙追出来,不知道欢欢走的是哪条路,他在院门口拦了辆出租车在附近找,最后在文劳路与信息学院路口附近发现了她。“我看到她后就喊她上车,谁知道她掉头就跑了。”

  张先生下车后,欢欢离他已经有一二百米的距离,后来跑到文劳路与信息学院路口时,欢欢已经跑不见了。

  “我去学校等,又打电话回家问,一直都没找到她。”

  当天,欢欢还有个考试,却一直没回学校。

  她是个要强、敏感的孩子

  “她平时比较要好的有两个,都问了,都不知道她在哪儿。”张先生说,欢欢性格比较内向,平时在校学习,回家也是看看电视、上上网,再就是和朋友去书店看书。

  欢欢上初一时回家还会说说学校的情况,可上了初二后就不怎么说了。“都是问了她才说。”

  欢欢学习不错,初一期末考试还拿回来好几张奖状,初二考试时可能是文科没有发挥好,心情一直比较低落。“她有个同学,从小学就是同班,对方一直是第一名,她一直有个想法,就是想在学习上超过人家,有这么个目标。”

  “其实我们并没有要求她什么,在学习上从没有说过她什么,还开导她不要有压力,老师也夸她学习认真自觉。”张先生说,欢欢比较要强,很敏感,可能是这个让她有点挫败感,“还说过不想上学之类的话。”

  考试成绩下降,让她的信心下降

  “她刚进班的时候算是比较内向的。”欢欢的老师说,“平时在学校是很听话的。”

  张先生分析,一是考试成绩下降,可能让她的信心下降,一是压岁钱的事怕家人责怪,再者就是周五离家时,父母给老师同学打电话询问被她知道了,怕别人对她有看法。

  “她还有个弟弟,也许是觉得父母更爱弟弟,也许有这种……”张先生的朋友插了一句话。

  “以前是她一个,有弟弟后肯定要分走一部分爱,中间有一段时间有点排斥,不过现在很好。”张先生说。

  “可能还是平时和她沟通交流的太少了”

  欢欢房间里,靠墙的书柜上摆满了书。

  “这是一部分,还有些都放起来了,她喜欢看书,以前也喜欢写点日记什么的。”张先生说,“文学名著,还有我们买的一些书,她都看”。欢欢以前还曾给杂志社投稿。

  张先生一直挂着QQ,上面欢欢的头像是灰色的。“我们和老师都给她留言了,可是到现在也没回复,不知道她上线了没有……”

  “孩子正值青春期,可能正是叛逆的时候。”说话的时候,张先生问了好几次,“你们以前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别的孩子是不是也这样?是不是钱花完了就能回来?”

  “她就这样跑出去确实让我们很吃惊,可能还是平时和她沟通交流的太少了……”他说,欢欢身上带着大概二三百元钱。

  说话的时候,张先生一直紧锁眉头。

  “天这么冷,她穿得也少,都没穿毛裤。”周女士担心地说。

  “她平时胆子也不大,这次不知道咋回事……不管她做了什么,我们都会接受,都会原谅,只想让她早点回家。”张先生哽咽着说,“我们都很爱她,她永远都是我们心里的好孩子……”

  “明天再印点照片,把电话也写上,出去发发”

  昨天晚上,张先生夫妻俩在照相馆洗了一些欢欢的照片,他们的朋友开车带着,到处寻找欢欢。遇到网吧、小旅馆,夫妻俩都要进去看看、问问。

  ●晚上8点30分,我们路过园田路上的一家小旅馆。

  张先生推门进去,拿出来欢欢的照片。

  “没有,没见过。”戴眼镜的女老板瞅了瞅说,“她带身份证没?我们这儿都要身份证才能住,我没见过这个孩子。”随后,女老板又转身问问伙计,伙计也说没见过。

  “要是有消息,麻烦你给我说一声吧,孩子赌气出来了,两天没回家,都急死了。”张先生恳求着,并留下了电话。

  ●晚上8点43分,文劳路上的一家网吧。

  张先生直奔吧台,周女士则挨着座位找,嘴里还嘟囔着:“这个不是……她穿的袄颜色深……”

  ●晚上8点57分,文化路上。

  “会不会去洗浴中心了?”开车的朋友看看路边说。

  “不会,我下午刚来找过。”周女士看了看车外摇头。

  看到外面一个个头和欢欢差不多背包的女孩,周女士马上贴上窗户,可很快又摇头:“不是,她的头发短。”

  “你当时就不该喊她,应该跟着。”周女士埋怨着丈夫,脸上写满了担心。

  “是啊,应该到跟前了再叫她。”朋友也说。

  张先生坐在副驾驶,一直看着车外,用胳膊支撑着头部,一句都没有反驳。

  车开得很慢,大家突然就都沉默了。

  ●晚上9点12分,在陈寨附近。

  夫妻俩到豆浆店转了一圈,没见欢欢。肯德基的侧门关上了,夫妻俩就趴在窗户上朝里看,又绕到正门进去找。最后还是失望地离开。

  “再找找吧,说不定在哪个小旅馆……”周女士说,好点的宾馆一晚上得100多块,欢欢应该不会去那儿,所以小旅馆、网吧,还有24小时快餐店是他们的主要目标。

  ●晚上10点多,夫妻俩还在外面找。

  “明天再印点照片,把电话也写上,出去发发。”张先生说。

标签: 学校 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