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运营推广 >

能征服陈凯歌,陈红也不简单

2021-10-03 运营推广

  

  来源:沉默的大娱乐家(ID:silentdayu)

  前些日子,陈红的一组照片被大规模刷屏。

  50岁的陈红,一袭黑裙优雅、自信,举手投足间依然带着仙气,好像20年前的仙女嫦娥姐姐又回来了。

  

  近些年,陈红很少曝光在媒体中,即便出现,也是被贴上「陈凯歌妻子」「陈飞宇妈妈」的标签。

  

  如今一家子里,属陈红在演艺圈最为低调,不过有如此才华横溢的老公与阳光有型的儿子相伴,陈红倒是成为了众多女生最羡慕的女人。

  然而人们似乎忘记了,在20世纪90年代的内地,陈红是被惊为天人、可与林青霞媲美的一线女演员。

  

  美人在骨不在皮

  年轻时的陈红,随便一张照片都会让人感叹,怎么会有如此无可挑剔的美貌,眉眼间都是灵动妩媚?

  

  可看到陈红父母的照片,就不得不得感叹一句,陈红真是太会长了,不遗传优点也不遗传缺点,生生剑走偏锋长成了仙女。

  

  陈红于1968年出生在江西省上饶市,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算一算,今年要52岁了。

  陈红本人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17岁时参演电影《这里有泉水》里的余多一角出道。

  在毕业前,陈红就已经出演过多部影视作品,还成为了挂历封面的常客。

  那个年代,挂历就代表了女演员的知名度,类似于现在小花最常撕的时尚封面,可以说学生时代的陈红国民度就很高了。

  

  陈红从出道起就以美貌著称,有人说:“陈红的作品,单从电影本身的艺术效果来评价,基本上都乏善可陈,唯一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陈红的美丽。”

  

  可如果没有陈红的美丽映衬,这些电影可能会更加名不见经传。

  

  1987年,陈红参演了古装神话电视剧《聊斋》,饰演富家大小姐连城,剧中的她受恶势力压迫而为爱殉情,令人唏嘘不已。

  当时仅19岁的陈红清纯可人,古装扮相中透露着十足的贵族气质,完全符合剧中倾国倾城的设定。

  

  1990年,陈红主演电影《傣女之恋》,在片中饰演一名少数民族少女,清纯秀丽,成为了一代男性心中的白月光。

  

  1994年,陈红出演《三国演义》中「四大美人」之一的貂蝉,将貂蝉的温婉与妩媚平衡的刚刚好,成为了这一史诗大剧中最艳丽的一抹红。

  

  陈红还是我国第一代「琼瑶女郎」,在90年代,陈红出演了多部琼瑶剧,包括《几度夕阳红》《梅花三弄之水云间》《烟锁重楼》等。

  优雅高贵的大家闺秀形象,也让陈红被更多的观众熟知,甚至被称为「内地第一美女」。

  

  要知道,琼瑶选择女演员的眼光独到且要求极高,即使剧中的一个配角都要精心挑选。

  同期,陈红还涉足了港台演艺圈,在《新龙门客栈》中饰演侠女邱莫言,巧合的是。

  

  还有警匪连续剧《纽约风暴》,总算明白那些说只能看见陈红美丽的人了,盯着这张脸,谁还看的进去剧情呢?

  

  再后来陈红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应该就是《大明宫词》和《春光灿烂猪八戒》了。

  

  《大明宫词》这部剧刻画了众多风华绝代、各有千秋的女性角色,在我国电视剧鲜少讨论女性的背景下,它绝对算是佼佼者。

  剧中陈红、周迅、李冰冰、胡静、何琳都被称作贡献了最好的演技和美貌,甚至导演李少红在这部剧以后也很难再超越自己。

  

  陈红在这部剧中饰演太平公主,到现在都是很多人心目中唯一的太平公主。大气贤淑,楚楚动人,陈红的太平公主展现了女人在每个年龄段的独特魅力。

  

  《春光灿烂猪八戒》里的嫦娥姐姐就更不用说了,谁不说一句仙女呢?

  

  更是有人说,陈红这样的美人根本无需演技,也不必刻意展现自己的美丽,谁也无法否认她的美。

  

  只是很可惜,21世纪以后的陈红便息了影,很少出现在镜头前,罕见地出现,也只是出现在陈凯歌的电影中。

  一代女神退居幕后,只是因为她遇见陈凯歌。

  金风玉露一相逢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是陈凯歌对他和陈红爱情的描述。

  

  陈红与陈凯歌第一次见面是在1992年,陈凯歌拍摄《霸王别姬》时,不过当时陈红只是去看看,没什么交集。

  但是陈红从大学起就很敬仰陈凯歌了,然后两人真正相识是在1994年,当时陈凯歌的电影《风月》正在选角,陈红去试镜,对初见时的场景,陈红如是说道:“当时,我闭着眼睛正在化妆,我再睁开眼睛,陈导就坐在我身后,他在看我,非常仔细地端详我。当时我心里一下有一种怦然心动、说不清楚的感觉。”

  

  陈红对陈凯歌心动了,随即放弃了当时已经签约的电影《银饰》的女主角,去拍陈凯歌的《风月》,但是中间风月的制片人收到一封匿名信,说陈红为了拍风月跟陈凯歌有染,陈红因此连丢了《风月》、《银饰》两部戏。

  

  虽然很遗憾,陈红并没有成为《风月》的女主角,但之后陈凯歌又在饭局上跟陈红遇到,聊着聊着,陈凯歌突然问陈红:“你怎么一点都不怕我?”

  陈红反问:“干吗要怕你?”

  陈凯歌又说:“我挺喜欢你的性格。”

  陈红说:“喜欢我性格的多了。”

  陈凯歌对性格直爽的陈红很感兴趣,后来还约陈红去看演出,然后就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而这场感情中,最受伤害的,是陈凯歌当时的女友——倪萍。

  

  其实在与陈红结婚之前,陈凯歌已经经历了两次婚姻,外加一段众所周知的和倪萍之间的恋情。

  据说陈凯歌的第一任妻子姓张,二人的婚姻十分短暂,于1986年就离了婚。

  1987年,陈凯歌与名媛洪晃同居,二人于1989年结婚,不过这段婚姻也只维持了两年便无疾而终,于1991年离了婚。

  

  传言陈凯歌第二次离婚的原因,是他在拍摄电影《边走边唱》期间,同女主角许晴传出绯闻,洪晃因接受不了影响而选择离婚。

  

  再后来陈凯歌的伴侣就是家喻户晓的倪萍了。

  倪萍与陈凯歌同居6年,在当时已经以准妻子的身份操持着陈凯歌的家事,对陈凯歌十分体贴,还细致地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陈凯歌父亲去世时,为了能让陈凯歌安心拍戏,葬礼都是由倪萍筹措的。

  但是最后陈凯歌遇到了陈红,一个彻底让他沦陷在爱情中的女人,1996年陈凯歌还是与倪萍分手,转去美国向已经怀孕的陈红求婚。

  倪萍曾在著作中描述当初和陈凯歌的这段感情,称:“那是一段没有自尊、失去自我的日子,是践踏生活秩序的日子,是生命退化、灵魂投降的日子。”

  

  每每回想起这段往事,倪萍都十分伤神。

  有传言称陈红曾在怀孕期间向倪萍无礼地挑衅,逼迫她退出这段感情。

  「第三者」是陈红这辈子最大的污点,也是洗不掉的污点。

  不得不说,他们的确很配

  但抛开这些不说,陈凯歌与陈红,的确是互相欣赏跟相互成全。

  

  陈凯歌对陈红的欣赏,从镜头和生活中都能够充分地体现。

  如果说大众对于陈红所塑造角色的印象还仅停留在美,那么陈凯歌镜头下的陈红则内涵与层次更加丰富。

  《无极》中陈红饰演了能够掌控人们命运的「满神」,神圣与邪恶并存,端庄又神秘。

  

  《梅兰芳》中陈红扮演了梅兰芳的妻子福芝芳,她对外善解人意、大度包容,对内誓死捍卫自己的婚姻,深明大义与爱的自私,陈红把福芝芳的纠结与痛苦完全地表达了出来。

  

  《搜索》中的陈红是阔太太莫小渝,心思敏感细腻,察觉到失去爱情了以后断然放弃了养尊处优的生活,找回了纯真的自我。

  

  陈红在陈凯歌的电影里从来就不是完美的玛丽苏,也不是精致的花瓶,她的角色总是体现着复杂的人性,演员属性充分地被发挥了出来。

  陈凯歌让陈红找到了演员的使命感。

  生活中,陈凯歌对陈红的爱更体现在点点滴滴中。

  比如被媒体捕捉到的同框照片中,陈凯歌永远在一脸宠溺地关注着陈红。

  

  再比如写给陈红的信都是无微不至的关怀。

  

  当然陈红也给了陈凯歌毫无保留的爱。

  不同于陈凯歌表达爱意的含蓄,陈红被问道是不是因为特别爱陈凯歌才会主动打理一切时,她会爽快回应:“那当然,没有爱情不会结婚吧,对吧!”

  陈红从不吝啬表达自己对陈凯歌的崇拜。

  

  陈红在采访中讲述,有一次参观完伦敦私人收藏展,将看到的天书般的字符拍下来发给陈凯歌,并向他打趣:“考考你。”

  陈凯歌很快回复,向陈红解释这是西夏文,引经据典。

  陈红骄傲地向记者「炫耀」,「他就是个移动的图书馆,他就是能永远带给你惊奇和惊喜」。

  

  也许他们的爱情早已经升华成为彼此的精神支持了。

  与陈凯歌结婚后,陈红在演艺圈彻底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很多人对此不解。

  陈红却十分坦然,认为和父母、孩子、丈夫在一起会让自己特别幸福,也是一生最大的收获。

  

  “下一辈子我们不可能再在一起了,因为只有这辈子,我们这几个人是一家人,我想尽量地多和亲人相互陪伴,这就是我觉得人生最宝贵的财富。”陈红很清楚自己要什么。

  儿子逐渐长大离家,陈红开启了幕后的职业生涯,从女演员一跃升为总制片人,成为了陈凯歌在工作中的左膀右臂。

  

  为了让陈凯歌专心创作,陈红将一切大事小情都包揽在自己身上,从不让陈凯歌操心。

  陈凯歌对于电影画面的要求高,陈红就放下身段拿起红酒与投资方谈合同,拿下了一份条件非常优越的合同,而且使得投资方和谐地满足了剧组的要求。

  对此,陈凯歌直言:“很难,但她就能成。”

  

  (《妖猫传》里北齐壁画手稿)

  电影马上开拍,投资方和施工方依然存在纠纷,陈红就在两方之间积极调解,并采用紧急措施临时招募工人紧急施工。

  所有难处,陈红从未向陈凯歌透露过一分,她要保证陈凯歌完全沉浸在艺术的世界中去创作。

  

  也确实是这样,有些生意场上的事情,陈凯歌的确不能接受。

  陈凯歌耻谈金钱,而陈红往往「开口三分利」。

  当陈红跟朋友说:“你们这么大的企业,帮我们包个票呗!”陈凯歌会感到震惊:“你这不是跟别人讨钱吗?”

  

  继而往后的聚会中,陈凯歌一旦发觉陈红要开始谈判了,就借故去洗手间,听也听不得。

  从什么也不懂需要听别人指挥的女演员,成为事事操心、亲力亲为的总制片人,陈红使自己成长了许多,同时她保护了陈凯歌作为艺术家最纯真的部分。

  

  精通世故女强人

  也许因为陈红的祖辈有军人血脉,她的性格断不像外表那样娇气、柔弱,反而颇显果断、强势。

  从电影工业的小白到总制片人,陈红这条路并不好走。

  

  1998年拍摄《荆轲刺秦王》时,彼时陈红和陈凯歌刚结婚不久,陈红还不是制片人,但是因为资金上的浪费、管理上的混乱,剧组超支了100多万美元都要由导演来承担,二人将所有积蓄都投入了进去,而浪费的那些消耗品,能拍三部电影。

  

  陈红第一次意识到制作电影是有学问的。

  在第一次制作的《和你在一起》中,陈红因为缺乏经验不可避免地白白浪费了一些资金,回想起这部电影,陈红承认自己当时经历了被别人欺负、被别人耍弄。

  但是她不后悔,因为她明白不懂就要学。

  2005年陈红再次担当制作人的《无极》,遭遇了口碑、票房滑铁卢的同时,还涉嫌剧组搭建的「海棠金舍」破坏云南香格里拉自然景观,引发社会关注,陈红不得不多次出面解释、道歉。

  

  制片的道路上困难重重,但好像越来越坚定了陈红制作电影的决心,所有阻碍都成为了注入她内心的强大力量。

  陈红专门回到大学学习了管理学课程,在实践中不断摸索,从电影工业的运作到细枝末节的琐事,她一一记在了心里。

  经过了几年的沉淀,陈红将吸收的知识全部都运用到了电影《妖猫传》中。

  

  对细节的管控方面,尤其精细,甚至已经到了令人惊叹的程度。

  陈红大致算过在电影拍摄期间,自己每天平均要操心50-60件事情。

  

  比如服装,买真的头发,还是买编织的头发,钩的材质不同价钱也不同。

  比如盒饭,剧组一天开工吃三顿饭还是四顿饭,如何统计人数,要去掉夜里不上班、早上不吃早饭的人,不能按照全剧组人数订饭。

  正因为如此的事无巨细,陈红现在造就了一番看预算的能力。

  

  陈红认为电影的工业化,在于制度、流程的工业化,即使一切换了人,也一切照旧。

  “我现在只想一万不想万一,把每一个细节都做好了,根本不去想万一。所谓一万就是细节,把每个细节做到位,就不可能发生万一。”

  直到电影杀青,陈红还要想到所有各个部门的交接,工资结账,安全地撤灯,按部就班地回收贵重物品,服装归库,剧本不能泄密,清理物资……

  

  陈凯歌都忍不住说:“这就是制片人,现在工作人员排着队给她汇报,哪儿哪儿都是大事,在陈红这儿,都是大事。”

  谈到如今能够游刃有余地处理大事小情,陈红有一种窃喜,她说这种窃喜不需要和别人分享,就是对自己的成长进步非常满意。

  绝代美人陈红早已经脱离美貌带给自己的虚荣感,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工作中,她总是忙得手脚不停,甚至妆都要在车里化,但是这种今日事今日毕的充实,也带给了陈红无尽的透彻,让她看上去怎么都是松弛自然的。

  

  女强人的强并不在于作出多少成绩,坐拥多少资产,身居多高的地位,而在于内心的愈发强大与处世的愈发通透。

  当女人不再渴望成为人群的焦点,她对岁月会更加宽容;当女人将选择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她对生活的态度会更加平和。

  

  “我做事没有讨好的意思,我这人就是如果我喜欢你,我就想把一切事情都帮你做到最好,把最好的东西给你,但不是讨好你。”

  陈红一向对自己想要什么非常清楚,包括事业,包括婚姻,包括人生。

标签: 电影 自己 凯歌

上一篇:“中国大妈”的高光与落寞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