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运营推广 >

报警必出警,仁济赵晓菁不配合传唤,被铐走,警察有什么错?

2021-10-04 运营推广

  26号网上传的沸沸扬扬关于“仁济医院赵晓菁’视频曝出后引发网友的激烈讨论。经过各方工作人员的证实以及医院官方的通报,尽可能的还原了事情的经过,还给当事人清白。

  是赵医生不对,应该立刻离开岗位。留下候诊的病人,顺便下班。最好病人在手术台上跟赵医生起冲突,你这刀开的不对,应该$&#%¥,然后家属报警,警察传唤,带走调查,顺便下班。

  想想警察就没啥错。如果说有啥错,那就是上铐子不够,上喷雾,上警棍,上警绳,上脚镣才对,不然赵医生跑了,那几根肋骨咋办,病患赖在派出所不走咋办。。。

  对,就是杠精本杠!

  有没有错 领导最清楚。散了散了

  网传第一批叔叔让看完病再做笔录

  第二批叔叔 是增援来的

  警察能不能抓人 。当然能。网上在逃犯过完年再抓捕 体现人性化执法。可能大家都看过新闻了。

  仁济医院专家 就是现场要拷走。周围病人和家属医生护士都把警察叔叔围住了。估计是吓到了叔叔吧。一时间做出错误判断。

  视频上是赵主任先走出的 然后叔叔按倒拷住。可能是考虑赵主任会潜逃美国投敌吧!

  总的来说 基层一线干警 工作压力大,大家要体谅体谅。

  转一篇文章,从下面案例中,当事人反对被传唤的理由比赵医生还要牵强,并且打伤警察,也被判无罪,明显看出仁济医院案例不适合强制召唤,警察也不能凌驾于法律

  关于上海仁济医院赵医生被警察铐走事件,出现了一个法律上的重大转机。

  之前,警方蓝底白字通报、网上的警自媒们和律师们异口同声称:警察在现场调查后做出口头传唤医生的决定合法,医生不配合后升级为强制传唤并上手铐也合法。

  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任何医生或者网友对警察口头传唤和强制传唤的质疑,我也认可警方这样做合法,并认为赵医生不配合传唤涉嫌违法。

  医生和网友们质疑的是:警察有没有必要这样做。

  我们理由主要是:赵医生是顶级专家,来找他看病的很多是千里迢迢赶来上海看他家号的患者,这些患者很可能是重病甚至癌症,好不容易挂到专家号,如果因为被这是耽搁了,是很可能影响到这些患者命运的。赵医生愿意配合警方调查,但他提出看完患者再配合警方调查,这个暂时不接受传唤的理由具有正当性,并非医生索要特权。

  所以,网上的争论主要就在于口头传唤和升级为强制传唤的必要性。警自媒们反反复复强调合法性,观众们质疑的必要性,警自媒们对必要性基本持回避态度,或者就说现场警察有这个自由裁判权。

  然而,有网友细究法律条款,发现警方在使用口头传唤时,存在一些问题,具体分析如下:

  口头传唤有无法律依据?

  答: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二条 需要传唤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接受调查的,经公安机关办案部门负责人批准,使用传唤证传唤。对现场发现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人民警察经出示工作证件,可以口头传唤,但应当在询问笔录中注明。

  有正当理由是否可以暂缓传唤?

  答:法律规定公安机关应当将传唤的原因和依据告知被传唤人。对无正当理由不接受传唤或者逃避传唤的人,可以强制传唤。

  赵主任是否应当适用警械强制传唤?

  答:这种情况明显不属于强制传唤的范畴。公民有义务配合公安机关调查,但这个案件中公安机关适用强制传唤欠妥。赵医生说,患者用强力的行为要冲破我们的劝阻,我们相对来说也用了强力把他推出门外。但是我想这是我们医务人员的正当行为,不应该作为民事冲突里的肢体冲突或者互殴。

  同时,该法条要求的是“现场发现”。从披露信息来看,警方现场并没有发现赵医生殴打,仅凭患者一面之词,就断定赵医生嫌疑殴打而传唤赵医生,这真的合法吗?

  以上是从该事件的角度,对警察采取口头传唤和强制传唤合法性进行质疑。

  在司法实践中,对“现场发现”的要求非常之高,不光是发现这个人,还要发现这个违法行为正在进行,换言之除非亲眼所见、证据确凿,民警不可以随意使用口头传唤。

  也就是,只要赵医生没有当着民警的面打人,即使他真的打了该患者,民警也不能口头传唤,更何况找医生根本没打人,更罔论使用强制传唤和警械了!

  下面这个经过最高法院终审改判的案例,生动地说明了这一点。这个案例同时也说明,基层警察和法院对于口头传唤和强制传唤的使用条件存在理解上的误区。

  iiiiiiiiii

  20年前的一天凌晨,贵州桐梓县公安局民警以陆远明涉嫌扰乱机关工作秩序为由到其家执行传唤,陆远明坚持天亮再说,就是不开门。民警“强攻”时,陆远明父子用砖头和木棒还击,致3位民警受伤。

  湖北法正大律师事务所律师罗宏伟对上游新闻记者分析说,此案对“如何在执法与保障人权之间建立平衡”具有指导意义,宣判父子俩无罪对严格贯彻依法行政、强化公民权利保障意识、推进法治进步有重要意义。

  警方凌晨1点敲门传唤,被传唤人:天亮再说

  1948年出生的陆远明,家住贵州省桐梓县城郊村三组,他家是一栋三层高的楼房。

  1998年11月9日凌晨1时,桐梓县公安局民警肖某、王某、向某某、钱某某等4人来到陆远明家楼下。他们带着“98第0461号”传唤证而来,传唤证内容为:陆远明涉“1998年7月29日扰乱机关工作秩序治安一案”,1998年11月9日前来本局接受讯问。

  民警敲着卷帘门喊陆远明开门,接受传唤。陆远明拒绝开门,他说有事白天再来,天亮后接受传唤。他还嘱咐儿子陆安强,如果民警强行冲进来就自卫。

  肖某急忙向桐梓县公安局领导汇报,请求增派警力执行传唤。很快,副局长张某带着刘某、钱某、付某等人赶来增援。

  副局长张某在门外说,陆远明接受传唤,有传唤证。陆远明仍然拒绝开门,坚持说天亮再说。

  民警“强攻”式传唤,3名警方人员被打伤

  陆远明拒绝开门接受警方传唤,副局长张某下了“强攻”的命令,他还调来了消防车。

  “强攻”开始了,分为两路。楼下的一路民警撬着卷帘门,三楼顶的陆远明及家人朝下扔着砖头,砖头砸得防暴盾牌啪啪作响。民警举起高压水枪朝楼上喷去进行压制。

  另一路民警钱某、付某等人跳上消防车的消防梯,缓缓伸向三楼顶。

  很快,两路民警在楼顶会和,陆远明和陆安强被带走。

  不过,民警也付出了代价。其中,刘某自称进入卷帘门后,被陆远明家人打伤;钱某和付某刚上到三楼顶时,遭到陆安强当头一棒。

  刘某、钱某、付某受伤后来到桐梓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经法医鉴定,三人所受之伤均为轻微伤,三人住院花了2159.70元、1251元和762.10元。

  一审二审,父子俩犯妨害公务罪获刑

  等待陆远明父子的是刑拘、逮捕、受审。检方公诉时,还附带民事诉讼:三位民警要求赔偿医疗费。

  1999年2月12日,桐梓县人民法院判决认为,民警依法执行职务,陆远明无正当理由不接受传唤,采取用砖头掷击执行民警的暴力手段阻碍依法执行职务,并指使陆安强实施暴力阻碍行为,陆安强采取用木棒打击民警的暴力方法进行阻碍,并致伤钱某、付某。

  法院判决,陆远明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陆安强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陆远明支付给钱某医疗费1251元,付某医疗费672.10元。

  父子俩不服遂上诉,1999年4月29日,遵义市中院维持了原判。

  最高院指定云南高院再审,父子俩改判无罪

  陆远明父子继续上诉,最高人民法院于2015年7月23日作出(2015)刑监字第99号再审决定,认为“原判认定被告人陆远明、陆安强采取暴力方法阻碍公安机关依法强制传唤陆远明并打伤执法干警的行为构成妨害公务罪,系定性和适用法律不当”,指令云南省高院再审。

  云南省高院审理认为,桐梓县公安局传唤陆远明于1998年11月9日到该局接受讯问,1998年11月9日凌晨1时许,民警到陆远明的住宅执行传唤时,陆远明称天亮后接受传唤并未超过指定时间,不能认定其拒绝传唤或逃避传唤。在此过程中,桐梓县公安局对陆远明采取的强制传唤的方式,其强度超过了必要的限度。

  在此情况下,以妨害公务罪对陆远明、陆安强定罪量刑实属适用法律不当。本案中因强制传唤的强度超过了必要的限度,亦不应由陆远明、陆安强承担附带民事赔偿责任。

  2017年10月14日,云南省高院终审判决:陆远明、陆安强无罪;驳回钱某、付某的诉讼请求。

  iiiiiiiiii

  好了,案例看完了。关键点在这里:

  云南省高院认定:民警到居民住宅执行传唤时,居民称天亮后接受传唤并未超过指定时间,不能认定其拒绝传唤或逃避传唤。县公安局对居民采取的强制传唤的方式,其强度超过了必要的限度。

  所以,赵医生称看完患者再配合调查,也不能认定其拒绝或逃避传唤。

  欢迎大家再对赵医生事件中,警方口头/强制传唤赵医生的必要性发表观点。

  也欢迎警自媒和律师们正面回应这篇文章。我的理解当然可能有错,希望你们能指正

  我不占医生一方,也不占警察一方,我站在正常就诊病人的一方说:因为有人插队,警察和插队者一起侵犯了就诊病人的权益。

  警察没错,法律也没错。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立即响应传唤被抓捕是应该的

  赵晓菁等高水平医生从此以后只挂1200人民币一个的专家号也没错。

标签: 民警 警察 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