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运营推广 >

国庆节番外

2021-10-04 运营推广

  夜已过半,几颗星星稀疏的挂在空中,散发出它们暗淡的光亮。

  一群狼狈不堪的人围坐在营火边,或抱头叹息,或沉默无言,不断衰减的火焰照射出他们疲惫的脸庞。

  他们身上穿着的是炎国的制式盔甲,但本来穿在身上英姿飒爽的炎国盔甲,此时却残破不堪,遍布裂纹。他们的身体与内心同这盔甲一样,伤痕累累。

  惨白的月光照在他的身上。

  “三个月了……”

  一位年纪较大的士兵突然开口,打破了周围的寂静。其实他也不过三十左右,正处于壮年,只是他那沉重的脸色与苍老了许多的眼神令他的外貌看起来大了不止十岁。

  “整整三个月,我们一直都被他们围困在这里,虽说他们一直没能攻破城,但如果我们还是得不到援军的话……”

  “李将军已经派了三波人马去报信……”

  一名佩洛族的士兵接上话,随后便叹了一口气说道:“但每回,都是杳无音信……”

  听到这,营火边众人的心情不禁更加低落下来,有的人甚至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脸小声抽泣了起来。

  被困三个月,没有援军,没有资源,甚至连最基本的通讯设备都几乎全部报销。在面对几倍高于己方兵的围攻下还能坚守到现在,他们每个人都已经到了极限。

  但也只能坚持到现在了。

  要塞能源枯竭,内部设施近乎瘫痪,敌军也数倍高于自己。虽说可以凭借坚固的城墙进行坚守,但他们的粮食与军火已经告罄,城墙也因为敌方的破城矛与舰炮的多次轰击而出现破损,他们所能做的只是进行一些简陋的修补。一次又一次的击退对方的进攻,每一次都需要付出大量的代价,他们能坚守到现在简直就是奇迹。

  713年,炎国移动城邦江楚同周围八座附属城邦发动了蓄谋已久的叛乱,建国号为“楚”,向炎国国都进军,意图成为炎国大地的新主人,50万大军向炎国国都浩浩荡荡的挺进。当时的炎国已经将近70多年没有出现战争了,被安逸生活磨软了筋骨的各个城邦军队被瞬间击垮,炎国近一半的国土沦为叛军脚下。这时候,大炎皇帝下令将镇守西北边疆的漠河军调回平叛,30万余名将士起程向叛军进发。

  同年,南征北战的乌萨斯帝国趁虚入侵大炎西北国土,漠河军驻守战士三万余人誓死抵抗,身陷12万敌军重围之中。719年,漠河一带12郡县仅剩孤城要塞罗陀一座,残余将士5000余人。此时,罗陀要塞已围困三月有余,军需告罄,已无力再坚持下去。

  一名披挂整齐的军官突然来到了他们的身边,将手搭在了那名呜咽的士兵肩上,众人看到他后纷纷站起,但他摇了摇手还是让众人继续坐着。

  “孩子们。”

  这名军人突然开口,他身上的盔甲同其他人的一样破损,但却可以看出有认真仔细的擦去上面的尘土,在月光的照射下反映着金属的光泽。一把横刀斜挂在他的腰间,尽管装在刀鞘中,但刀鞘上精美的花纹像是毒蛇一般,让人感到心惊胆战。破旧但整齐的盔甲与这把令人心寒的横刀,以及他坚毅的目光,完全令人看不出这是一位遭遇围困的败将,更像是战胜敌军凯旋的将军。

  “李将军……”

  那名呜咽的士兵看见那张满是沧桑的脸后立刻停止了呜咽,取而代之的都是军人身份对自己实现行为的羞愧。

  “孩子们。”李将军再次说到,他确实有资格说这句话。已经到了耄耋之年的他在这座要塞城邦中已经成为了这个群年轻士兵的精神支柱,是支撑这座即将崩塌的要塞的顶梁,他就是这群士兵心中的天。

  “大家都累了,是吗?”

  他的声音不大,但却十分的平稳,令人有一种安心的感觉,仿佛只要是在他身边,哪怕是天塌下来也不用慌。

  “好好想想,我们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他看了一眼四周的人群,继续说:“我们的国家正在经受一次磨难,那些叛军正在朝着我们的国都逼近。若是让他们得逞的话,我们的亲人都将会陷于火海之中,而我们在这里正是为了我们的国家……”

  那些早已心神疲惫的士兵们纷纷抬起头看着他,将军的一番话似乎拨动了他们的心弦,他们的眼神已经不再那么消沉麻木,不再迷茫。

  “我们在这里,要将那群乌萨斯的狗熊挡在我们大炎疆域之外!他们的铁骑是不可能安然无恙的踏上大炎的国土!一但我们这里失陷,他们将会冲进我们的家园,到那时就是我们的家人与他们进行搏杀!你们甘愿看着自己的家人被他们肆意屠杀吗?我们只要在这里多守一日,我们离希望就越近一分!”

  “我们是大炎的军人,只要我们还有一根箭,一把刀,哪怕是只剩下一个人!也要告诉他们——这,是我大炎!”

  众人心中的最后一点迷茫也已经消散,他们明白他们在这里继续坚守的意义,不为国家,就算为他们的家人,他们也应当继续守下去。

  这,是大炎!

  “将军。”

  那名士兵在口袋里取出一张折叠起来的照片,上面是一位相貌平平但脸上洋溢着笑容的女子。

  “你看,她是我的未婚妻。”他伸手抹去眼角残留的泪水笑了笑,说道:“我对她承诺过,我会好好保护她的。”

  “不错,很漂亮。”

  李将军笑着问他:“孩子,你叫什么名?”

  “霍毅,将军!”

  不管怎么说,他们总算是有了继续坚持下去的信念。

  黎明破晓,地平线升起的朝阳照射出前方乌萨斯军舰的身影,军舰上的炮口微微抬起,对准了那道千疮百孔的城墙。

  “你这家伙,给老子……下去吧!”城墙上,一名士兵将手中的长枪朝着爬上城墙的乌萨斯士兵狠狠的刺去,将对方捅落,但更多的敌军从城墙上攀爬上来,试图冲破他们的防线。

  一名乌萨斯士兵爬上城墙便立刻朝着他最近的炎国士兵扑去。两人翻滚在一起,最终还是力量蛮横的乌萨斯士兵占了上风,手中的刀刃一点,点抵进对方的脖子。

  炎国士兵拼死抵抗着,他能感觉到自己皮肤被刺破的疼痛感。他咬牙死撑,两只手抵住对方的手腕,眼睛始终瞪着那名压在他身上的乌萨斯士兵。

  刀刃一点点刺进他的皮肤,这时他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了掉落在一旁的军刀。他猛然抽出一只手抓住那把军刀,向压在他身上的那名乌萨斯士兵狠狠的刺去。

  利器刺破血肉的声音传来,他与那名乌萨斯士兵同时刺穿了对方。他的脖子被刀刃贯穿,那名乌萨斯士兵的腹部也被他划开了一道大口子,白花花的肠子滚落出来,温热的血液从里面洒出。乌萨斯士兵的尸体软绵绵的从他身上滚落下来,他的视野也逐渐消失。

  李将军挥起手中的横刀向朝它靠近的乌萨斯士兵砍去,刀刃裹挟着罡风将对方砍为两半。更多的敌军朝他围拢过去,消耗着他的体力。

  尽管因为攻城的需要,对方的破城矛与舰炮已经停止了轰击,但前仆后继的敌军不断的攀爬上来,仍就是不小的压力。

  距城墙不过百米出的攻城部队,一名看起来像是指挥官的将领拿起望远镜观望了一会儿,将望远镜递给了一旁正在重新填装破城矛的操作员。顺着指挥官的方向看去,操作员心领会神了点点头,将已经填装好破城矛的弩机对准了正在城墙上守城砍杀的李将军。

  将手中的佩刀从已经死去的敌军尸体上拔出,这名士兵无意中向城墙外望去,看见了那架泛着寒光对准李将军的弩机,心头一惊,立刻朝李将军扑去。

  “将军!”

  几乎是同一瞬间,这名士兵与破城矛一起来到了李将军的身旁。士兵奋力把李将军推开,紧接着便被破城矛刺中,牢牢地钉在了另一边的城墙上。那一小块城墙终于支撑不住,在破城矛巨大的冲击下轰然倒塌。李将军立刻冲了上去,将他从巨石堆扒了出来。

  他已经死了,破城矛贯穿了他的颈椎,将他牢牢的钉死在了墙壁上,他的那双眼睛还睁着,但已经没有了生气。

  城墙下,源源不断的敌军仍在攀爬上来,在城墙上与炎国的士兵们厮杀着。

  这一次攻城,持续了整整7个小时。

  “王延亮!你这是什么意思?”

  一名菲林族的男子不顾门口守卫的阻拦怒气冲冲的闯进房间,将手往桌子上狠狠一拍。

  “你竟然想要从禁卫军和其他地方的军队抽调出7万人来,你不知道最近的叛军已经打到了秦山关,离王都只剩下两百里不到的路程了吗!”

  “我当然清楚现在的情况。”

  那名被对方称为王延亮的麒麟种用两只手撑住额头劳累的说道,仿佛早就猜到了对方会过来。他那一头原本油亮丝滑的金发现在却显得十分干燥枯槁。

  “那你还要抽掉出7万人?”对方不依不饶的吼道:“敌军势大,这时候你又抽调出一批兵力,你“炎国粗口”的是不是脑子抽了?”

  “你以为在这批兵力在他们就突破不了秦山关了?”王延亮抬起头看着对方的眼睛反问道,有些疲惫的捂着自己的额头。

  “秦山关前的叛军在占有绝对兵力优势的情况下一天推进不到5里路,主要原因并不是因为秦山关易守难攻的地势,而是因为他们一直在观望!一旦我们在对叛军主力的战斗中取得优势,他们就有可能停止推进甚至是临阵反戈!但是前提是我们必须要取得战略优势!”

  王延亮平复了一下情绪,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我很清楚我这是在赌,但这是我们反败为胜的机会!只有先将这群叛军消灭掉,我们才能够与乌萨斯进行对抗!不论结果如何,我们都该赌一把!”

  “但是漠河那边的情况……”

  “相信他们。”

  王延亮疲惫的说道:“你应该相信李龙腾的,他一定会坚守到我们支援赶来的时候……在这之前,我们必须先把叛军给处理完毕。”

  “……”

  那名菲林族将目光投向窗外,透过窗户看着门外那面随风飘扬的大炎国旗。

  “只能希望在那之前,他们可以撑住。”

  在外面,是如血的残阳。

  “直接说吧,我们还剩下多少人可以守城。”

  “去掉重伤病人后……不到两千。”

  听到这句话,李将军不由得叹了口气,他起身向那边千疮百孔的城墙走去,月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

  城墙上,那些人能动弹的士兵们挣扎的起来,用他们所能找到的一切东西去填补城墙上的缺口,但也不过只是杯水车薪。碎石块、旧布团、用来装弹药的箱子以及从其他建筑上拆下来的钢板木块……他们能找到什么就用什么,这道城墙现在是他们坚守下去的唯一希望。

  他随着维修城墙的队伍一起搬运着。

  “将军,陛下发来的电报。”

  军舰指挥间,一名通讯员拿着一份电报递给那名正在享用晚餐的将军,他此时正在敲着一枚鸡蛋。

  “放这吧。”

  通讯员离开,他拿起那张电报随意的看了一下便又放到了桌上。

  “立刻攻破罗陀要塞……呵,看来陛下已经急了啊。那道城墙还是挺坚固的……”

  将军托着下巴沉思着,余光无意中偏见那个已经被他打破了一半壳的鸡蛋。

  翌日晨,天刚蒙蒙亮。守夜的哨兵尽管已经多日不曾休息但却不敢有丝毫懈怠,他的眼中只有那座钢铁巨物。哨兵盯着的地平线上的那处不断扩大的小黑点,突然间一副见了鬼的样子,丢下一句炎国粗口后立刻跑下城墙去找李将军。

  那座乌萨斯的陆行舰正在加速行驶,全力向要塞冲来。

  “喂,霍毅。”

  要塞中所有的士兵都已集结起来,一位断了左臂的伤兵看着他问道:“你怕吗?”

  那名士兵问道,霍毅只是无所谓的笑笑,回答:“怕啊,但是我的未婚妻还在老家那边。”

  “我可不想让她穿着盔甲拿起长刀去和那群乌萨斯人血拼。”

  城墙上的舰炮无法拆卸,他们只是将上面的守城弩和其他的防御械备拆下安装在临时搭建好的掩体旁边。李将军站在队列的前面,右手一直搭在他那把皇帝御赐给他的横刀的刀把上。

  “记住……”感受着脚下越来越强烈的震动,李将军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们的身躯,就是最后一道防线!”

  话音未落,那艘陆行舰便已经撞上了城墙,引发了一阵强烈的震动后自身在滑行出三四十米的缓冲距离后慢慢的停了下来,这艘陆行舰也破损的不轻。黑压压的乌萨斯士兵从里面冒了出来。

  “开火!”李龙腾抽出那把横刀大声吼道。

  早已准备好的破城矛与法术装置瞬间启动。

  战斗越来越艰难,源源不断的乌萨斯士兵从四周冒出,朝着他们蜂拥而至。李将军砍翻一个又一个冲上来的敌军,敌方的那名将领提着一把长枪朝他袭来。

  李将军怒声吼道,手中的横刀奋力朝对方劈去。

  “全员疏散,进行巷战!”

  这是他发号的最后一条命令。

  719年9月,大炎西北最后一座要塞罗陀被破,其守城将领李龙腾在城破之后率兵血战7日,最终力竭战死,城中守军4000余人皆以身殉国。罗陀一城虽然被破,但为大炎争取到了4个月的调兵时间。炎国元帅王延亮在率兵镇压西楚叛乱之后一年率军收复西北,斩杀乌萨斯将军叶斯科夫,将敌国侵略者赶出国土。

  此文是《大唐漠北的最后一次转账》观后有感,向我们的先烈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