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运营推广 >

男同事经常和妻子秀恩爱,却在聚餐后跟我越轨,第二天他若无其事

2021-10-04 运营推广

  有时候酒真是一个好东西,它能触动人希望发生的,还能掩盖人想要忘记的。 其实酒就在那里,不甜不咸,时苦时辣,就看喝它的人是什么样的滋味。――@花姐情缘

  01

  26岁那年我应聘到了一家公司,进入为期半年的试用期。

  不久,同部门的刘燕就成了我闺蜜。

  我们年龄相仿,兴趣相投,不仅在工作上互相帮助,下班后在生活上也是好朋友。

  她比我早到公司两年,算得上是我的前辈。

  她为人很热情,不仅提点我上班时的一些注意事项,公司里的人情往来,还会跟我分享领导和同事之间的一些八卦。

  进入一个新的单位,有这么一个热情的同事真的很重要,她就是活生生的职场宝典,让我少走了很多弯路。

  我很感激她,对她非常信任,她对我也是倾囊相授。

  她还告诉了我一个秘密,她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

  这个人叫黎华,是有妇之夫。

  02

  黎华30岁左右,是另一个部门的男同事。

  他业务能力很极强,和刘燕同一年进的公司,现在已经是小主管。

  更重要的是,他长得一表人才,风度翩翩,为人处世应对得体,颇具绅士风度,吸引了一大波小迷妹。

  只可惜他已名草有主,老婆是他的大学同学,他们从校园到婚纱。

  让小迷妹感动又伤心的是,他还是个“宠妻狂魔”。

  毕业后因为工作原因,他们夫妻一直身处异地,可这并不影响他们的感情,在他的办公桌上、钱包里,还有手机屏幕上,随处可见他老婆的照片。

  吃饭的时候,同事们也不止一次听到了他们的神仙爱情故事,每次都是满满被塞一嘴狗粮。

  有时听到他们通电话,都能感觉到甜蜜溢出了屏幕,同事们就在边上起哄。

  他一脸幸福,说他这辈子最爱的是老婆,他们彼此信任,从来不查对方的手机,为了老婆,他会保持最基本的原则,跟女士保持距离,超越底线的事情是绝不会做的。

  一番话引起了掌声,男士们佩服他,女士们羡慕他的老婆。

  03

  这番话,也让我对他刮目相看。

  在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每天都上演着或世俗或狗血的故事,而这么光芒万丈的一个男人,还能如此坚守原则,拥有如此正的三观,实在难得。

  相比于公司里那些油嘴滑舌的男领导和同事,我给黎华发了一张安全牌。

  而刘燕一而再再而三地警示我:“我跟你说哦,黎华是我的男神,你不许喜欢他哦,不许和我抢。”

  我真的无语:“你放心,他不是我的菜,关键是人家有老婆,就算别人不和你抢,你也不能喜欢他啊。”

  她执迷不悟:“不管,我心里喜欢不行啊?我又不说出来。”

  唉,我无奈地摇摇头。

  可有时候,感情越是压抑,越是泛滥,刘燕就是其中之一。

  有天晚上,刘燕给我打电话,让我陪她吃饭。

  我拒绝了她,因为上了一天班太累,我都已经回到住的地方了,距离实在有点远,不想来去折腾。

  可她央求我:“我好不容易约到男神,你就出来陪陪我吧。”

  没有办法,她帮了我那么多,我再拒绝就显得不近人情了。

  04

  等我打车赶到的时候,看到一桌五个,刘燕正在跟一个男的喝交杯酒。

  黎华绅士地过来帮我拉开椅子,并叫服务员添一副餐具。

  刘燕跟我介绍,其中一个是黎华的朋友,另外两个都是别的公司的高管。

  黎华问我喝什么,刘燕就已经帮我倒了一杯啤酒。

  “肯定是喝酒啦,一个人喝饮料多没劲,别扫兴。”

  刘燕的话让人不容置疑,我也不好意思说饮料两个字。

  那天我从来没喝过那么多酒,对面三个男的不时跟我敬酒,他们都是一口喝光,然后等着我喝。

  这种场合我都不知道怎么拒绝,刘燕也是一个劲劝我放开点,说都是朋友,就当锻炼锻炼一下酒量,酒量是越喝越大的。

  不知不觉,我就喝多了。

  期间黎华还颇具绅士风度地替我和刘燕挡酒,被他们罚。

  到最后散场,大家都已东倒西歪。

  可刘燕说还要和他们去唱歌,我实在坚持不住,果断地在手机上叫了车。

  05

  这时听到黎华说:“她喝太多了,我先送她回去,你们去定好包间,我来赶场。”

  刘燕看看男士们,确实只有黎华和我熟一点,于是对他说:“你不许跑哦,必须回来,不回来就不是男人。”

  黎华对她一再保证,然后扶着我进了车。

  几十分钟的车程,我都是晕晕乎乎的,只感觉整个人都是靠在他身上。

  他一直把我送到我住的地方,从我包里拿钥匙开门。

  我住的地方是单间,一进门就是床。

  他不知道开关在哪里,而我没有力气开灯,我就这样瘫在床上。

  黑暗中感觉他并没有马上离去,而是俯下身,亲了我。

  我似乎也回应了他,我们的手互相抚摸对方。

  不知道过了几分钟,在突破最后一道防线之前,他突然停了下来,犹豫了一会,起身拉过被子盖在我身上,然后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那晚我脑子一片迷糊,可第二天醒来,这些事都记得清清楚楚。

  06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不可避免遇到了黎华。

  他跟同事们在一起,我有些不自然,不知道怎么打招呼。

  而他看到我的时候,绅士地点了点头,跟往常没有任何的不同。

  昨晚他虽然喝得多,但比我清醒,因为刘燕说他之后去跟他们会合唱歌了。

  所以他只是在假装失忆。

  我不可能有所表示,只好也假装失忆,强装镇定地回他一个点头。

  我看到他似乎松了一口气。

  是啊,这是最好的方法,不然还要怎样呢?我们抬头不见低头见,要是刻意躲避或继续暧昧,都将很难处理。

  人都是自私的,我不可能会喜欢上他,他心里也最坚定的是对他妻子的原则。

  那不过是酒醉之后的一个失误罢了。

  以后的日子,我们该工作工作,该下班下班,甚至手机上都没有聊私事,一切都没平常没有什么两样,除了那夜不该发生的意乱情迷的吻。

  我看着他在办公室谈笑自若,心里想,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当再次看到他桌上的妻子的照片,听到他讲和妻子的神仙爱情,我有些恍惚了,他这样算不算是出轨呢?

  如果是出轨,那我算是做了破坏别人婚姻的第三者吗?

  还有一个月,我就要转正了,我突然迷茫了起来,不知道还要不要在公司继续下去?

  秋风搅乱了芳心,它却说自己,没有来过。